2012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多项纪录被刷新

                     
文章点击:

    昨日,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公布。陕西神木石峁遗址、河南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等考古发现从25项入围项目中脱颖而出,不少历史之“最”被再次刷新。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点评:“去年绝对算得上考古界的‘大年’,参评项目整体水平比较高。入围项目的覆盖范围广,不仅从时间上涵盖了旧石器时代到明清,地域上也涉及了从文明发源地到边疆地区。”

  入围项目分布14个省市

  与往年考古项目扎堆儿文物大省不同,今年入围的25个项目相对均匀地分布在14个省市,地域分布上涵盖了从文明发源的中原地区到边远、边疆等少数民族地区。入围项目最多的省市依次为河南,5项入围;河北、陕西,各3项入围;山东、浙江和甘肃分别有2项入围;其余8省市均各有1个项目入围。

  最终上榜的10个项目分别出自不同省市。其中包括河南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江苏泗洪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金川刘家寨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山东定陶灵圣湖汉墓、河北内丘邢窑遗址、内蒙古辽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遗址、重庆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和贵州遵义海龙囤遗址。

  几乎每个项目都创了新纪录。比如,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系目前国内所见规模最大的龙山时期至夏阶段城址。在已发现的汉代“黄肠题凑”形制墓葬中,山东定陶灵圣湖汉墓葬规模最大、规格最高、保存最好。

  入围项目涵盖“上下五千年”

  “本次评选,更多地综合考虑了平衡原则和保护原则。”童明康在公布十大考古项目的现场说:“要让各个时代和不同地域都有典型代表项目。”

  参照入围名单,参选项目时间上覆盖了“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最早的项目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比如河南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历史可以追溯到中更新世时期。这是第四纪冰川更新世中间的一个时期,距今至少数百万年。辽宁沈阳汗王宫遗址则是明末清初的遗存。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速,一些重大考古遗址受到威胁,而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相当于为文物和遗址加了一层“保护罩”。国家文物局统计,此前公布的历年“十大考古新发现”共评选出的220个项目,都得到了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其中约100个项目已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主动发掘项目比重增多

  参加此次评选活动的考古项目,是国家文物局从2012年全国900多个考古新发现中遴选出来的。与往年不同,除了大型基本建设工程中的发掘项目外,以解决学术课题为目的的主动发掘项目比重增多。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甘肃甘谷毛家坪遗址、河南荥阳官庄西周城址、甘肃肃北马鬃山汉代玉矿遗址、西藏阿里噶尔县故如甲木墓地及“穹窿银城”等项目,均是多家科研机构多学科合作的成果。

  在文化类型上,入围项目既包括史前聚落、洞穴遗址、城址、贵族墓地、窑址、玉矿遗址、佛寺遗址、宫阙建筑等各个时代的多个遗址类型,同时也有佛教造像埋藏坑、桥梁、粮仓、衙署遗址、土司城堡等罕见的遗址新类型。

延伸阅读

  重见天日的“旧闻”

  如果单阅读入围的25个考古项目名单,大多数人会感到陌生晦涩。但是如果仔细寻找,这些考古项目中悄悄透露了不少“历史名人”的行迹。

  “北京人”的“邻居”

  河南栾川孙家洞遗址发现了中更新世时期古人类化石,这也是河南境内首次在洞穴中发现中更新世直立人(猿人)化石,为东亚地区人类起源及演化研究提供了一批重要新材料。

  出土文物中,6颗古人类牙齿格外引人关注,其中有1枚前臼齿、4枚臼齿和1枚门齿。前臼齿和臼齿尚未完成发育,其中2枚牙胚仍在牙床中没有萌出,3枚已经萌出,牙根尚未完全形成,牙冠仅轻微磨损。前臼齿和臼齿咬合面结构复杂,区别于现代人和晚期智人,具有原始性。专家给出的结论是,这属于未成年个体或幼年个体,与北京周口店直立人“北京人”年份相近。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家表示,虽然中更新世直立人阶段的化石在中国、世界各地均有所发现,如北京人化石,但很多时段、很多区域仍留有空白。孙家洞遗址的发现不仅填补了中原地区的空白,而且有望使人类链条变得更加完整。

  不仅如此,该遗址还出土了大量动物化石,有动物的肢骨、牙齿和角等。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的资料显示,该遗址位于秦岭以南、淮河以北,地理位置独特,处于中国自然地理南北分界线上,是气候和自然环境的过渡带,该区域是人类迁徙演化和动物群交流的通道,对于研究过渡区域动物群面貌、动物地理区系演化、古环境变迁和南北古人类文化的交流有重要作用。

  努尔哈赤的“故居”

  2012年5月,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出一组明末清初的建筑址。建筑基址和出土遗物的年代、规格,建筑基址的位置、布局,与《盛京城阙图》中的“太祖居住之宫”吻合。至此,一度被怀疑并不存在的汗王宫重见天日。这里说的汗王,就是清太祖努尔哈赤。

  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君主的办公、生活均在皇宫或者王宫内完成。而努尔哈赤掌权之初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他的“宫”与“殿”是分离的,他在沈阳故宫里办公,却住在汗王宫,这是中国历史上一种很独特的形式。汗王宫,就是这位天骄迁都沈阳后的寝宫。

  鉴于汗王宫的重大价值,沈阳市政府决定开辟2000平方米的“汗王宫殿遗址广场”,借鉴雅典新卫城博物馆的保护展示理念,采用玻璃走廊,打造成沈阳标志性的文物景观工程。

  疑似哀帝父亲的墓葬

  山东定陶灵圣湖汉墓墓室结构南北对称。外围的黄肠木20994根,长1.15米。各侧室壁皆为黄肠木垒砌,长约70厘米,共12006根。回廊内、中室四周也由长约1.15米的黄肠木叠垒,共2412根。黄肠木基本都是三根薄枋木穿榫连接成一组,椁室顶部及底部各垒砌5层宽窄不均、厚30-40厘米的枋木。木材总量约2200余立方米,木质保存较好。在已发现的汉代“黄肠题凑”形制墓葬中,这座汉墓葬规模最大、规格最高、保存最好,时代大致明确为西汉晚期,是“黄肠题凑”葬制发展到最为成熟的晚期阶段的典型代表。

  其复杂的墓葬结构、考究的建筑都反映出墓主人身份至少属于王一级,但其规格又明显高于以往发现的同时期的汉代诸侯王墓。有专家推测,墓主人极有可能是第一代定陶王刘康。他是汉哀帝的父亲。“断袖之癖”的典故就是源于这位皇帝。

  考古学家刘庆柱曾表示,在国家不允许发掘帝陵的背景下,该墓很可能成为研究西汉帝王陵的惟一对象。

  隋炀帝的“仓库”

  黎阳仓是隋唐时期的重要国仓之一,被誉为“天下名仓”。史料记载,黎阳仓始置于隋文帝开皇三年,随着南北大运河的开通,这里成为了隋炀帝经略东北边疆的后方物资供给基地。同时,这里也是隋末瓦岗起义军从失败走向强盛的转折地。北宋时期,这里也曾设立了官仓。

  2011年10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浚县文物旅游局合作,对黎阳仓遗址进行了调查与勘探,初步确认黎阳仓先后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地下储粮时期,仓城等建于隋初,废弃时间大约是唐代中期。第二个阶段为地上仓储时期,库房建于北宋早中期,废弃时间约在北宋晚期。

  值得一提的是,黎阳仓遗址的考古发现为中国大运河“申遗”提供了隋代永济渠开凿和利用的珍贵实物证据,为研究中国古代官仓的建设和储粮技术发展增添了新的考古资料。

相关链接

  十大考古新发现名单

  1、河南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

  栾川孙家洞旧石器遗址位于洛阳市栾川县栾川乡湾滩村的一个断崖上。

  孙家洞遗址是河南省继许昌灵井遗址之后旧石器考古工作的又一重大发现。它是国内旧石器时代考古发掘中极为少见的集古人类化石、动物化石和石制品于一体的洞穴遗址。其中,人类化石属于直立人阶段,经专家讨论可以称为“栾川人”。

  2、江苏泗洪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

  顺山集遗址位于泗洪县城西北约15公里的梅花镇境内,发掘面积达2750平方米,清理出包括92座新石器时代墓葬在内的一批重要遗迹与遗物。

  顺山集遗址的发掘是近年来淮河中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偏早阶段考古的重大突破。它的发现,为进一步认识和厘清该区域史前文化谱系、探索中国东部地区文化间的交流与融合提供了新的实物材料。

  3、四川金川刘家寨新石器时代遗址

  刘家寨遗址是近年四川新发现的一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位于阿坝州金川县。该遗址3500余平方米,共清理了房址20座、窑址26座、灶12座、墓葬2座等,并出土了大量动物骨骼、石制品等。

  刘家寨遗址人工、自然遗存丰富程度远超川西北地区已发掘的同时期遗址,这对深入研究马家窑文化地方类型和分布区域等问题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

  4、陕西神木石峁遗址

  石峁城墙保存基本完整且大致可以闭合,构成了由“皇城台”、内城和外城三个层次组合的石峁城址,城内面积在400万平方米以上。

  石峁遗址系目前国内所见规模最大的龙山时期至夏阶段(属于新石器时代)城址,对进一步理解“古文化、古城、古国”框架下的中国早期文明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5、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

  阿敦乔鲁遗址及墓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温泉县,共发掘出3座相连的房址和9座墓葬,全部发掘面积近1500平方米,获得了一批陶器、石器及铜器小件、包金耳环等珍贵遗物。

  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是近年来新疆发现的重要的青铜时期遗存,填补了新疆青铜时代早期遗址的空白,为揭示出西天山地区青铜时代遗址的具体面貌提供了一批全新材料,为探索欧亚草原地带的古代社会发展阶段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

  6、山东定陶灵圣湖汉墓

  该墓位于山东省定陶县。封护墓室的顶部及周边的青砖上有朱书、墨书以及符号等,文字内容绝大多数为人名,涉及到的人名姓氏多达30余种。

  该墓葬建筑考究,规模宏大,保存完好。从墓室结构初步判断,属于西汉晚期。

  7、 河北内丘邢窑遗址

  邢窑是我国古代以烧制白瓷而著名的窑场,有“南青北白”的称谓。目前在邢台市和石家庄市发现隋、唐、五代、宋金、元等时期窑场遗址三十多处。

  此次发掘的窑炉是邢窑已发现窑炉中最早的几组,且完整度高,窑门、窑壁、烟囱等大部分存在。窑炉布局模式罕见,是研究早期烧瓷行为的重要资料。

  8、内蒙古辽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遗址

  该遗址位于内蒙古巴林左旗林东镇东南,是一处辽代始建的佛教寺院遗址,位置重要,规模庞大。

  本次发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辽代都城遗址考古。发掘成果确认了西山坡建筑遗址是佛教寺院的建筑性质,为研究辽代考古、历史、佛教和建筑等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

  9、重庆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

  老鼓楼衙署遗址位于重庆市主城核心位置——渝中区。遗址规模宏大、纪年明确,文物遗存丰富,是宋元、明代、清至民国三个时期的衙署。遗址已清理房址、水沟、水井、道路等各类遗迹共计261个,出土了一批保存较好的陶瓷器、钱币等文物9000余件(套),标本数万件。

  老鼓楼衙署遗址为重庆市已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极大的建筑遗存,见证了重庆定名以来近千年的沿革变迁,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大空白。

  10、贵州遵义海龙囤遗址

  海龙囤位于遵义老城西北约40里的龙岩山巅,是一处宋明时期的羁縻·土司(羁縻·土司制度是针对少数民族的一项管理政策)城堡遗址。

  它的发掘为探讨宋明时代中央与地方的互动关系提供了新的材料,可能引发考古学界将视线更多地投向边地的、民族的、晚期的遗存中来。(实习生 白洁 记者 刘冕)

 

    来源:新华网


2013-04-12 17:10:20
    
责任编辑:康 鹏    
 
最近更新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辽宋金元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