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现似阴山岩画 专家:或为辽金元年代作品

                     
文章点击:
2014年11月21日 14:03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  作者:张斯源

  11月8日,热心市民高金贵在乌兰不浪村后的蟠龙山顶部发现疑似珍贵的阴山岩画,并希望得到专家的帮助,对其断代。记者迅速联系到内蒙古考古研究所第一研究室主任连吉林,并约定对此地发现的阴山岩画进行一次实地考察,辨别岩画的年代。

  11月19日一大早,由本报组织的考察队奔赴岩画发现地——新城区蟠龙山一带,实地考察高金贵先生发现的阴山岩画。

  ▲写有“己卯劫”三个字的石壁

  白色梵文(藏文)岩画压着黑色蒙文岩画

  “王”或者“将军”级古墓修在半山腰,规模之大让专家咋舌,21个盗洞让极具研究价值的墓葬遍体鳞伤。

  冬日的阳光还是很充足,没爬几步山已经满身大汗,夏天里的郁郁葱葱悄悄躲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满目可见的枯黄的蒿草。许是人迹罕至的缘故吧,爬往山顶的路几乎可以用“忽略不计”形容,考察队一行只能抓住蒿草趟出一条路。

  半个多小时的攀登,考察队到达半山腰上的第一个平台。高金贵介绍,在当地老百姓的传说中,这里叫做“蟠龙洞”,相传有龙盘踞在这几个洞里。抵近仔细观察,确实看到这里有几个洞,不是很深,依稀能够看到有人工凿刻的痕迹。

  到跟前才发现,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座或者多座古墓的遗址,古墓的规模很大,沿山崖而建,顺着山体向下自然延伸,墓道、墓顶、墓葬侧壁都已经裸露在外,经受着大自然的风吹雨打。令人痛心的是,发现古墓的同时也发现了大量的盗洞,仔细清点,竟然多达21处。

  据高金贵介绍,这里曾经坐落着一座白塔,和今天仍然能够在呼和浩特东南方向看到的万部华严经塔遥相呼应,并称姊妹塔。白塔坐落的台基上有一座古墓,村民称王墓或乌利雅苏台,因过去墓前曾有石雕翁,村民俗称“石人湾”,墓主人身份无法考证。2011年,高金贵曾经从一个盗洞进入过墓中,发现呈圆形,大砖砌成,包壁有5个拱型小墓室,均空空如也,墓室人为损毁严重,室壁仍遗留彩色绘画。墓室整体砌筑讲究,工艺精细,虽经损毁,仍不失当年的豪华气势。

  在现场的勘查中,连吉林对散落的墓砖进行了仔细观察,发现这里的墓砖多为“沟纹砖”(正方形、表面有规则沟槽的砖块),是典型的辽金时代产物。另外,这里的墓葬规模非常大,甚至可以以“奢华”形容,像墓道口的塞石肯定不是本地产物。这样高的山坡上,能够将如此巨大的石块搬上来,而且建造如此大规模的墓葬,一定不会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到的待遇,因此几乎可以认为这里的墓葬是一座或者几座辽金时代的古墓。按照古代的丧葬制度,像这样级别的古墓,里面埋葬的至少应该是一位“王”或者是“将军”。因为被盗严重,现场没有见到有价值的线索,目前还很难证明墓主人的身份,恐怕还得等到后期专门的考察勘探,才能让这位长眠于大青山上近千年的神秘人物露出真容。

  梵文(藏文)、蒙古文、汉字接踵被发现,阴山岩画现场被断代:很可能是辽金元年代古人作品。

  在连吉林看来,半山腰的塔基、古墓很可能和将近山顶处的阴山岩画有一些联系,这可能会对岩画的断代有一些帮助。

  这样的推断让考察队一行十分振奋,继续向山顶攀爬。这里需要向大家介绍一个背景:我们要去的位置正好是蟠龙山的“龙头”一带,而阴山岩画发现的地方则处在“龙嘴”里。“龙嘴”离我们勘察过的古墓直线距离数百米,看着不远,但攀爬的角度却越来越大,有的地方甚至达到70度左右,难度非常大。

  大约经过1个小时的艰难跋涉,考察队终于抵达本次行动的目的地。

  从前只能从照片中看到的阴山岩画此刻出现在面前。相比高金贵11月8日发现的两部分10多幅画面,考察队又发现多幅岩画,据现场统计,最少有8幅岩画,20多个画面。另外具有重要意义的是,在先前白色岩画的画面下面还发现了一组应该是蒙文的贴文,贴文为竖写,黑字,8竖行,将近100字。

  目前考察队发现的阴山岩画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高金贵先前发现的疑似梵文(藏文)的白色文字或者画面;第二类是我们此次发现的黑色蒙文,被白色画面覆盖在下面,年代应该略为久远;第三类是两处黄色颜料写成的汉字,其中一处在高金贵先前拍摄的画面中也曾经出现过,应为汉字“己卯劫”三字。

  在现场,几乎随处都能见到散落着的“沟纹砖”以及一些人类生活过的痕迹,大都是辽金时代的遗迹。连吉林表示,将尽快对拍摄到的阴山岩画具体内容进行分析,但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高金贵先前发现的阴山岩画应为辽金年代的作品。另外,此次发现的大量蒙文具有重要意义,此前在类似地方很少能够发现如此大量的蒙文,虽然绝大多数都因为大自然的侵蚀看不清楚,但随着进一步研究,或许会从这些文字中揭开这里的一些秘密。

  连吉林认为,高金贵发现的阴山岩画应为辽金元年代古人的作品。

  随后的考察有了重大发现,疑为“龙泉寺”遗址出现在我们面前,石壁上“己卯劫”几个字给我们带来了一段或许有些伤感的历史真相。

  考察中,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在这个最大纵深10多米、宽有五六十米的平台上,似乎随处可见人类生活过的痕迹。就是在岩画发现的一些洞中,还有用草木灰抹过的痕迹,仔细再看,这些洞中居然还住过人。

  仔细观察,考察队接连发现了眼前这处宽大的石壁上竟然还有人工凿刻过的痕迹,而且还发现了搭建房子的石槽。考察队位于的这个平台——宽达五六十米长的石壁,最下端有十几处大小不一的石洞。而在这些石洞中,几乎都可以看到有人类居住过的痕迹,甚至还在一处石壁旁边发现了为绘制岩画准备的颜料。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眼前如此巨大的石壁竟然集体呈现出了和这一带完全不一样的色彩——黑色!

  是什么让这里的石壁显得如此怪异?连吉林拉着高金贵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想要从远处看清这里的全貌,看到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眼前这面高达近百米、宽五六十米的巨大石壁,竟然是被大火烧成了黑色。就在石壁的最顶端,还有3个大字,但因为离得太远,很难看到字的内容。

  考察队分析,如此巨大的石壁被烧成黑色,说明经历过一场大火,而这周围又没有大型树木,只能说明是当年这些搭在石槽中的木质建筑燃起了大火。这么大规模的木质建筑,在1000年前那个年代,除了皇宫,就是寺庙。也就是说,我们眼前这面被大火烧过的石壁,极有可能就是今人一直没有找到的“龙泉寺”遗址。

  这不由得让考察队想起了石壁北面一点的那幅汉字“己卯劫”。或许可以这么推断,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乙卯年间,规模宏大、僧侣如织的大青山“龙泉寺”,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横祸转瞬间毁灭,大火着了几天几夜,原本寂静的暮鼓晨钟被噼里啪啦的火声、惊慌逃窜的僧人们的惨叫声代替。渐渐的,一切都归于平寂,而眼前那一座可与山西悬空寺媲美的建筑奇观,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多年以后,幸存者回到这里,带着满腔的留恋,写下了“己卯劫”这样的泣血呼告。

  当然,这只是猜测,或许真实的历史永远也不会呈现在我们面前。

  考察队结束工作,此行收获可谓巨大。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还真是这样。因为实在太难走,记者是坐着一块墓砖一路滑着下山的。

  归程中,高金贵向记者表示,非常感谢《呼和浩特晚报》组织了这次考察,起码让他了解到自己发现的阴山岩画不但是真的,而且还很有研究价值。

  连吉林则向记者表示,看到古墓被盗,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特别痛心。同时也非常感谢像高金贵这样的热心市民,对我们国家丰厚灿烂的文化的保护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连吉林说,回去以后将尽快将此次发现的疑似“王”或者“将军”级古墓的被盗情况和“龙泉寺”遗址向管理部门上报,以便做进一步考察甚至是考古发掘。


2014-11-22 10:24:57
    
责任编辑:周 峰    
 

    下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辽宋金元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