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大学林幹先生逝世

                     
文章点击:

  

沉痛悼念林幹先生!

林幹先生于2017年6月12日12时35分去世

享年101岁

经世致用深耕北方民族史

知行合一铸就当代昭君魂

——记民盟学者、北方民族史研究领域的泰斗林幹先生

中国民主同盟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

学术泰斗、学人典范

林幹先生,生于1916年3月,广东新会人。内蒙古大学蒙古史研究所教授。1961年支边到内蒙古,从事古代北方民族史研究工作。1979年转入内蒙古大学蒙古史研究所担任科研和教学工作。1990年离休,受学校返聘,继续承担科研任务及参与指导博士研究生工作直至高龄。

 

林幹先生

林幹教授曾兼任中国蒙古史学会理事、中国中亚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国民族史学会顾问、内蒙古社会主义学院名誉院长、内蒙古地方志学会副会长、内蒙古老教授协会理事、呼和浩特昭君文化研究会副会长。1985年被选为第五届内蒙古政协委员,1988年被选为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同年被选为中国民主同盟第六届中央委员兼民盟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副主委。2015年3月,第五届感动内蒙古人物评选活动中,林幹先生入选。正如颁奖词所言:“五十多年支援边疆、扎根大草原,矢志不移、学术拓荒,三十多年潜心北方民族史,硕果累累,声名远扬!”从1961年支援边疆建设来到内蒙古,已过半个世纪,而林老也已过期颐之年。

林幹先生百岁春节时,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民盟内蒙古区委主委董恒宇陪同原中共内蒙古党委书记王君看望林幹先生

渊薮于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生发于中华儿女的拳拳之心,站在大文化、大历史的视野审视中华文化,是中国民主同盟的人文学者共有的治学境界,从梁漱溟、费孝通到季羡林,都在研究人类多种文明的基础上,提出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自觉、文化复兴等时代命题。建国之初,民盟的许多知识分子怀揣报国梦,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奔赴边疆草原。内蒙古的文化、科研、医疗、卫生等界别特别是高等学府都有民盟知识分子的躬耕身影,学术启蒙。林幹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卓越代表。他经世致用深耕北方民族史,致力于民族团结,以知行合一的优良传统铸就“当代昭君”之魂,成为学术泰斗、学人典范。

披肝沥胆写草原春秋

治学的道路是艰辛的。研究历史,尤其是少数民族历史,要具有拓荒的勇气和超拔进取的精神和勇气。从上世纪50年代起,林幹先生就开始进行北方少数民族史料的收集整理工作,仅匈奴史资料就收集了好几箱。“文革”当中,这些资料丢失殆尽。可敬的是“文革”后他从头做起,首先编印出版的就是《匈奴史论文选集》(中华书局,1983年),书中选录了近百年来国内外的匈奴史论文100余篇,成为当时收录文章最多的古代少数民族史论文集之一,奠定了他在北方民族史研究的地位。内蒙古大学教授马骥曾透露,在研究的过程中“他抠得很细,连一句话、一个资料的出处都要找到最原始的那个东西”。先生治学,不仅严谨,具有收放自如的张力,他“中文资料与外文资料并重,考古资料与文献资料并重”。边疆史,曾经是比较冷僻的史学门类,但是却也是“另一半的中国史”,正是先生的目光敏锐,论述精湛,才得正本清源;正是先生之独立思考,敢于创新,才使许多著作解决了国内外学者若干悬而未决的问题。由于其论点多为前人所未发,填补了民族史研究领域的一些空白,引起学术界的重视和高度评价。

着眼历史,瞭望未来,才是经世致用之学。针对分裂中华民族的“长城以北非中国论”、泛突厥主义的“新疆地区一贯独立论”等论点,林幹先生以中国古代北方民族与中原汉族之间的关系为中心,深刻而精微地阐述了历史上中原汉族与少数民族的“和亲”、北方少数民族的同化与汉化、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的特点等问题,对这些观点进行了驳斥。他的研究,深接地气,具有客观战略思维,体现对草原边疆大爱的学者情怀。

林幹先生部分著作

先生治学,披肝沥胆,皓首穷经。学界将其研究成果分为综述、编制工具书、形成专著三个方面。就其专著而言,学术深度可以用“理论、实践与新知”来概括。从1977年出版《突厥史》到1998年出版《中国古代北方民族通史》,21年,洋洋万言,鸿篇巨制,铸成了北方民族三大族系的系统工程,先生被称为“北方民族研究之纛,塞北文化探源之星”(穆鸿利(东北师范大学博导)语)。

正如史学界评述,林幹先生对匈奴、突厥和东胡三大族系有深入研究,堪称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史研究领域之执牛耳者。林幹先生的《中国古代北方民族通论》,以高屋建瓴的学术视野和雄厚扎实的理论功底,对古代北方民族的历史及相关的理论问题进行了系统的阐述,对于认识中国古代民族史诸问题,把握我国的现实民族关系大局都具有普遍的理论意义。

民盟内蒙古区委主办的“中国古代北方民族文化研讨会暨庆祝林幹先生学术生涯60周年座谈会”

先生教学,不仅言传,更重身教。他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立足,与爱国主义、民族发展融合,以综述、编制工具书、形成专著为研究“三台阶”,躬身引领后继者进入“三境界”,登堂入室,使中国少数民族历史研究薪火永继,经世致用。如今,先生已是桃李满天下,早在2009年民盟内蒙古区委和内蒙古大学联合举办的“中国古代北方民族文化研讨会暨庆祝林幹先生学术生涯60周年座谈会”活动中,他的学生、史学界同仁纷至沓来,后来学者以“面对林幹,像面对一部缀满注释于索引的史书”表达敬仰,学界以“彰显开拓创新的民盟学人,倡导经世致用的学术精神”予以高度评价。

矢志不渝铸民族团结

多年深耕北方少数民族史,林幹先生纵横开阖,从人类学的大视角充分阐释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即不同民族之间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相互接触和影响,包含着互助、友好、合作等因素,推动着民族关系的不断改善、融合发展。匈奴文明建立了有史记载的第一个草原王国,引起了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较大范围的碰撞,实现了草原民族与中原汉族的第一次民族大融合。基于这样的认识,林先生与内蒙古大学的几位教师合作,写出了《内蒙古民族团结史》(远方出版社1995年出版),荣获中宣部1996年度第五届“五个一工程奖”。1979年,他主持编著了《昭君与昭君墓》一书。2003年,他受呼和浩特市委的邀请,担任了昭君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主编了五卷本的“昭君文化丛书”(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3年出版),分别是《昭君文化研究》、《昭君文化与民族经济》、《历代昭君文学作品集》、《昭君论文选》、《昭君图册》,对昭君研究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总结,明确提出了“昭君文化”的理念。“昭君文化”的提出,不仅提炼了昭君出塞、胡汉和亲的历史精神,传承了中华文化有史以来的“和合”思想,而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特别是在当今全球“文明的冲突”的层面上,重新重视“昭君文化”及其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民族融合的文化的基因,对促进经济转型和中华文化影响力的战略布局将有巨大推动作用。

董恒宇主委和李相合副主委看望林幹先生

林先生知行合一,致力于民族团结事业,多年来,他与各民族同事真诚相处,合作共事,成了他们的良师益友。林先生坚定地扎根边疆辛勤耕耘,被人们誉为“当代昭君”。他还常用古诗“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清•龚自珍《己亥杂诗之一》)教育子女,嘱咐他们走到哪里都要忠于祖国,做有利于民族团结的事。现在,我们看到,正是这良好的家风、学风使得他的大家庭书香浓郁、人才辈出,先生含饴弄孙,尽享天伦。

先生作为第一代支边到内蒙古的民盟学者,有着浓浓的民盟情,对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尽心竭力,对民盟组织寄托着深厚的期待。每年春节,先生都和民盟同仁辞旧迎新,展望新春。浓浓民盟情,也是巍巍中国梦。

董恒宇主委2017年春节看望林幹先生

“一脉文心传万代。”林幹先生治学为人师表,筚路蓝缕,知行合一,成就“当代昭君”,后人承继其志,燃灯前行。天地之间,时间绽放,期颐经年,学术之巅。让我们以后来者、继承者的身份缅怀林幹先生,坚定传承民族团结、民族复兴,祝福我们的祖国人民幸福、国运昌盛。

林幹先生千古!

(执笔人:周承英,民盟内蒙古区委常委,远方出版社副社长)

 转载自“民族史”(shaoshuminzushi)公众号


2017-06-20 10:41:47
    
责任编辑:康 鹏    
 

    下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辽宋金元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