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曾瑜先生自述

                     
文章点击:
       王曾瑜  男,汉族,1939年6月8日生,上海人,1957——1962年年就读和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1962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实习研究员,1979年任助理研究员,1980年任副研究员,1985年任研究员。2002——2006年任中国宋史研究会会长。
       本人或与他人合写的历史专著和断代史出版13部,点校古籍出版一部,论文集或论文选集出版7部,历史小说出版7部,发表论文和译文总计250篇以上,又参加了百科全书和历史辞典的编撰等。目前仍在负责张政烺师主编的《中国古代历史图谱》,作为本院重大科研项目。个人主要著述如下。
    专著:
       (一)《鄂国金佗稡编、续编校注》, 中华书局1989年一版,95.3万字,中华书局1999年二版,有所校改,补遗7920字,得1988——1991年全国古籍优秀图书三等奖。
       (二)《岳飞和南宋前期政治与军事研究》,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二版,58万字。
       (三)《尽忠报国——岳飞新传》, 河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二版,42.4万字。
       (四)《荒淫无道宋高宗》, 河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二版,39万字。
       (五)《宋朝阶级结构》,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增订版,41.5万字。
       (六)《宋朝军制初探》(增订本), 中华书局2011年版,40万字。
       (七)《辽金军制》,河北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31万字。
       (八)《王曾瑜说辽宋夏金》,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18.2万字。
       论文集:
       (一)《锱铢编》,河北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53万字。
       (二)《涓埃编》,河北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54.5万字。
 (三)《丝毫编》,河北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56.7万字。
 (四)《点滴编》,河北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58万字。
 (五)《纤微编》,河北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59万字。
历史小说:
 (一)《靖康奇耻》,河南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27万字。
 (二)《河洛悲歌》,河南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27.6万字。
 (三)《大江风云》,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33.2万字。
 (四)《转战湖汉》,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33.2万字。
 (五)《扬威南北》,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28万字。
 (六)《关山怅望》,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26万字。
 (七)《忠贯天日》,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34万字。
校点古籍
 《名公书判清明集》,与陈智超、吴泰合作校点,个人通稿,中华书局1987年一版,39.1万字。
 以上共计895.4万字。
 漆侠先生主编《辽宋西夏金通史》,全书380馀万字,。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本人参与全书审稿,删并重复与抵牾,修改部份章节等工作,自撰绪论和另外两章,今已收入《纤微编》,个人为此支付了相当的时间和精力。
       本人主要从事从事辽宋金史研究,在岳飞,北宋晚期到南宋前期的政治与军事,宋金阶级结构,辽宋金军制,宋朝赋役制度,王安石变法等方面均有独创性的或比前人进一步的研究成果。
       个人原先专治宋史,上世纪80年代中期,兼治辽金史。自90年代以来,既以批判中华古代专制主义,专制腐败政治为主攻方向,又得益于古籍的电子化、数字化,故个人的研究,努力由辽宋金断代史走向通史,自秦汉至明代都写有专文,对秦汉以下的各代,已非全外行。如写《中国古代的丝麻棉续编》一文,达6万字,今收入《涓埃编》。此文使用了明代十分之九的方志及其他史料,旨在说明三条:一是在漆侠先生研究的基础上,论证金朝的河间府已种植棉花,亦即宋金时的棉花种植已越过黄河;二是将宋明的官员和军人的冬服填充料作对比,证明棉花大抵取代了丝绵;三是纠正了过去自认为明代的棉花种植已占主导地位的看法,认为明代的丝、麻和棉大致仍处于三足鼎立的状态,直到经历明清之际的战祸後,棉花才占主导地位。这不能不说是个明代经济史的重要课题。又如勉为其难地写了《中国古代卖官鬻爵的教训》、《秦汉至隋唐五代卖官述略》、《宋朝卖官述略》和《辽金元卖官述略》四篇文章,今收入《点滴编》。个人力图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对丑恶的卖官现象加以判析,并且提出了正本清源式的根治的设想。又如《试论国史上的所谓“盛世”》,今收入《丝毫编》,提出了“盛世”的四条标准,《回眸中国古代地方政治的贪腐与黑暗》,今收入《纤微编》,都属贯穿中华古史的通论性论文,但也有其特色,而非有一篇不多,没一篇不少的泛论。
       个人的史论大多归纳于《王曾瑜说辽宋夏金》附录的二十条中。通过对中国古代专制腐败政治的研究,最重要的结论是,马克思批判的等级授职制,是以人事腐败为中心的各种腐败滋生的沃土,是贪官污吏同性繁殖的温床。必须逐步用马克思主义强调的巴黎公社原则,以直接选举去取代等级授职。所谓逐步者,可以先从县区级、从教科文单位试点,进而普遍实行,进而到省一级,最终到中央直选。这是民族进步的必由之途,整治积弊的根本之举。欲在维护等级授职制的前提下遏制贪腐的一切谋划和措施,终归于落空和无效。既要维护等级授职制,又要遏制贪腐,两者却决然不容兼得,而必然国无宁日,甚至会引发大动乱,危及整个中华民族。问题就是如此尖锐而清楚地摆在中华民族的面前,摆在每个中国人的面前。
  我认为,史学的重要功能有二:一是理解过去,透视现在,指点未来;二是客观而公正的历史记载和研究,是维系社会良知和正义的重要舆论力量。这两条非其他学科所能取代。
       个人的治史当然有不少缺点和弱点。就个人目前所认识到者,一是青年时代先天不足,後天失调。二是承认与前辈优秀学者在学问上有不可弥补的差距。我有时说自己是半瓶醋,其实,在如张政烺先生渊博的学识面前,如果说自己只有四分之一瓶醋,无疑是过高地抬举了自己。三是除去十二年强加于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的浪费,个人治辽宋金史约四十年,但自己应当老实承认对辽宋金史的大部分领域还是无知和少知的。例如辽宋金时代的各种少数民族语言,以及必须与此贯通理解的中原音韵,即当时的准标准语洛阳话,众多的宋人儒经注,佛经等,自己都是无知者。又如《道藏》、宋代礼制等,又都属自己知之甚少者。自己对于诸如辽宋金官制、科举、法律之类,大致还有个轮廓性的了解,但细节知识就有许多不足。我对辽宋金代的文物考古资料也不熟悉。不少课题,似乎并非不了解,但一旦动手,就会立即发现自己的知识不足,需要补课。四是没有外语能力,我也可利用辞典,勉为其难地对日文和英文进行阅读或翻译。但外语是否过关,只有一条简单的标准,就是能否用外语进行专业对话,而自己完全不能进行专业对话。五是不通先秦典籍,随着自己力图从中国断代史走向通史,愈来愈感觉到这是个人治史的重大缺陷。有鉴于此,我向年青学者提出,治史有两条基本训练标准,通读前四史和《资治通鉴》可作为第一标准,但从更高的要求看来,还可有个第二标准,就是通读先秦典籍。有志于当大家、大师的治史者,不管是治何代史,应当努力达到第二标准。
       人们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史学,是不错的,问题在于要分析各代治史者的优点和缺点,世上决不可能有并无缺点的史家。我常说,史学界一代不如一代,应到我们一代人为止,今後应当一代胜于一代。从近年来的史学研究状况看来,我们一代人也有其优势,这就是比较能熟悉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治史。当然,从目前的情况看,也并非我们一代人都能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治史。根本问题不是不懂,而是一些人其实不是以追求和探索科学真理的严肃态度,而是以利己主义的心态,实用主义的手法对待马克思主义。众所周知,阶级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治史的基本研究方法,但某些懂得马克思主义的史家的作品,就有意迁就和迎合当前抹煞阶级论的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用阶层论取代阶级论,抹煞阶级的剥削与压迫这个根本问题,用劳动价值论抹煞马克思经济理论的基石——剩馀价值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另一方面,如今的许多中年史家,其实已远离马克思主义,不屑以马克思主义治史,认为是过时了的,唯有自己的一套才是时髦的。文革前,倡导以马克思主义治史,却带有片面性、歪曲性、排他性和强制性,是错误的,人们的信仰和思想应当是自由的。如今一些西方史界的理论介绍到中国,这是好事。问题还在于兼容并包,择善而从,对个人说来,能够经过比较和鉴别,择善而从,显得尤其重要。例如在中华古史领域中,出现了一股热捧士大夫的思潮,使我被迫参加讨论。依我之见,这不是提高水平的讨论,而只是降低水平的讨论,如果懂得一些马克思主义,就完全不须热捧士大夫,也就不会引起此种讨论。古士大夫的实际情况,用不确切的比喻,犹如占地甚多的一大摊牛粪,其上也长着十分稀疏的一些鲜花,如此而已。一些学者引进所谓社会精英论,以为时髦,却是因远离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以及在思想方法上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而进入一个史论误区。
       依个人体会,如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及由此派生之国家与法的理论,依矛盾统一律的辩证思维,思考问题,要两点论,而不是一点论,考虑万事万物的一极,就须考虑与之对应或对立的另一级,区分表象与本质,支流与主流,个性与共性等,对研究历史尤其有用。
 当前史学界的腐败当然是个严重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须治本,须按马克思主义的教导,在各有关单位以直接选举取代等级授职。
 我前後正式指导11名研究生,目前仍有三名尚未卒业。自己的指导方针,应是以在学问上胜过自己为培养目标,如果胜过自己,则是师生的共同光荣,不能揽一个个人无法完成的大项目,安排学生为自己服务,教师应是服务型的、支出型的,而不应是收入型的。
 
                                                                      201110

2011-11-08 18:02:41
    
责任编辑:梁建国    
 

    下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辽宋金元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