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义警方侦破"南宋徐谓礼墓"特大系列盗掘古墓葬案

                     
文章点击:
公安人员检查追回的“徐谓礼文书”
警方缴获的其他文物。
 
  浙江在线(2011年)09月13日讯日前,武义县公安局经过历时一年的专案侦查,成功侦破武义“12·28南宋徐谓礼墓”特大系列盗掘古墓葬案,盗掘南宋徐谓礼墓葬的程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成功追回国家一级珍贵文物———17卷南宋徐谓礼文书。同时,经过穷追深挖,抓获了另外11名涉嫌盗窃古墓葬的嫌疑人和一名倒卖文物的犯罪嫌疑人,破获发生在金华、丽水等地的宋、元及三国、两晋时期古墓盗掘案20余起,追回文物57件。该案是我省近年来破获的最大系列盗墓案件。武义县公安局为打击文物犯罪、保护国家历史文物做出了重大贡献。
 
  “徐谓礼文书”完整地保存了17卷共5万余字,详细记录了徐谓礼从中央到地方、从低级到中级历官及其政务全过程,涉及中央制度的核心内容,是深入研究南宋中后期政治史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第一手资料,实为前所未有的文献发现,意义非凡,必将引起学术界的轰动。
 
  武义县城东郊,有座龙王山。冈丘绵延,树木葱茏。龙王山下,永康江与熟溪汇合成武义江,往金华方向奔流。山下江面开阔,高高的芦苇连成大片的青纱帐,白鹭翻飞,鸟鸣相闻。
龙王山上,有座龙王庙,背山临水,香火很旺。龙王庙一侧土名叫祠堂座的小山坡上有座荒坟,已经相当破败,隐约有石砌的台阶。
“没人知道那是谁的墓,从没见过有人来祭拜,也没听到有过什么动静。”守庙已十几年的81岁当地老人钟日信,直到今年四五月份才听说这个小山坡上挖出了珍贵的宝贝,省考古队的队员住进了龙王庙,还花钱雇他与老伴烧开水、打扫卫生。钟日信老人曾兴冲冲地跑去观看古墓发掘:“那棺材刚抬出来时颜色还是绯红绯红的,很亮!”古棺在老人面前华丽闪现,颜色随即变得黯淡。老人看呆了!
如今,小山坡已经被全面开掘过,用封土保护了起来,只有泥土中散落的几块“年糕砖”,隐约传递给寻访者几许神秘的信息。
这个小山坡,就是国家一级珍贵文物———“南宋徐谓礼文书”出土的地方。不过,最初发掘出这些国宝的并不是考古队员,而是几个盗墓贼。因此,在这一重大文物发现中,公安干警成了重要角色。
 
  神秘照片,引出惊天大案
 
  去年春节,武义山城笼罩在一派祥和的节日气氛里。时任县博物馆馆长的董三军却有些心绪不宁,他手里有几张前几天别人拿给他看的照片,据说文物市场上正有人在为这张照片上的东西寻找买主。
 
  董三军刚见到照片时,非常震惊,第一反应是“不会有这种事情”!他忍不住仔细端详,照片上是一幅铺开的卷轴,上面写着一些小小的字,记录的似乎是宋代的事情。“如果是宋代的,哪怕是一片白纸都非常罕见,价值连城,难道这真的就是宋代的纸质文书?”董三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东西搞清楚。
 
  他一边查找资料,一边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宋代历史文献专家郑嘉励联系,请他务必尽快到武义走一趟。
  去年3月,郑嘉励来到武义,董三军郑重地拿出照片,递过去:“郑老师,请您看看,这东西是真是假?”
 
  郑嘉励接过照片,看了一会,没说话,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看董三军,想问什么,没开口。他抓起桌上的放大镜,又反反复复端详了好一阵子。
 
  “怎么样?是真还是假?”董三军紧张地小声问。
 
  过了好一会儿,郑嘉励一拍桌子,两眼放光:“必真无疑!就是把全世界的宋史研究专家和学者请到一起,也造不出这样的假文书!”
 
  郑嘉励说,文书上记载的内容不是谁都能写的,如果要造假,需要很全面的历史知识,而这些知识今人是不具备的;从动机上考虑,造假是为了卖钱,造假者不会笨到花这么大的精力去造徐谓礼这样一个无名之辈的假。“南宋的纸质文书,又保存得这么完整,是前所未有的珍贵文物。”他建议董三军赶紧报案。
 
  接到董三军的报案后,武义县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当即成立了以副局长蔡高鸣、刑侦大队长李浩、副大队长陈海江、民警潘冠武为主要班底的专案组。
 
  跨省追查,“富二代”卧底地下文物市场
 
  唯一的线索就是那张照片,从何下手呢?刑侦队员和董三军等人分析,文书很可能来自近几年被盗的古墓,盗墓者拍成照片寻找买家,如果找到最早拥有这张照片的人,就能找到文书的持有者。
 
  可是,人山人海,怎么找?
 
  “地下文物市场我们从没有接触过,要进去很难,办案人员也不是内行。”李浩说,思来想去,最后决定采用“钓鱼”方案:把长得又高又帅的民警潘冠武扮成一个喜欢古董的“富二代”,通过可以信任的中间人,到市场上去搜集信息。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民警寻访了浙江省内各个城市的古玩市场,又到安徽、福建、江西等地的文物市场去找,排查了好几百人后,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有四五十个人持有或曾经见过这张照片,而源头可能是一个叫“阿兴”的永康人。
一个业余收藏家告诉“富二代”:“照片是‘阿兴’带来的,他说这宝贝是从武义的古墓里挖出来的,放了好多年,急着想出手……”还有人透露,“阿兴”给照片上的东西开出的价是120万元……
 
  夺宝目标从各地文物市场缩小到永康、武义。专案组推断,作案人是武义本地人的可能性很大。民警对“阿兴”进行了侧面调查,发现他是永康方岩人,专门做古董生意,与一些武义人有过神秘来往。一路追查,与“阿兴”联系特别频繁的,是武义履坦人程某。
 
  锁定目标,嫌疑人浮出水面
 
  各方面的线索渐渐聚集到程某身上。经调查,程某没有正当职业,近几年专门学习文物知识,还学过易学相术,与人接触总是很神秘。最可疑的是,他曾到当地打铁铺定制过一件特殊的铁器———洛阳铲,那是专业的挖墓工具。
“富二代”还套出了准确消息,程某手上就有文书,但文书有很多卷,分别由好几个人保管,互相之间保密。
 
  接下来,就是要与程某进行直接接触,打听出文书的下落。“当时我们有三种担心:公开抓捕怕打草惊蛇,珍贵的文书会被销毁;收网太早,怕找不到文书,文书体积很小,容易藏匿,如果放在野外就更难找;收网太晚,怕文书已经流失到海外。”专案组想到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并分别设计了相应的预案。
 
  通过中间人,潘冠武与程某见了面,此后,或见面或打电话,两人接触频繁。
 
  潘冠武说,程某手里有各种宝贝,很想知道能值多少钱,私下向人东打听西打听,他心里可能也没什么底。
 
  程某又是个特别谨慎的人,到底与哪些人共同保存着文书?文书存放在什么地方?“富二代”怎么都套不出答案,只能由民警在外围深入调查,一个多月后,另外3个嫌疑人浮出了水面。
 
  其中一个姓杨,他与程某关系密切,两人每次见面都很隐蔽,要把门关起来说话,这在武义农村是很反常的现象。而且,杨某会看风水,这不正是盗墓者特别需要的“特殊本领”之一吗?
 
  另外两人也露面了:曾以盗窃文物罪被判过刑的王某和汤某。王某是个不到150厘米的小个子,特别瘦,几乎每个盗墓团伙都需要这样一个适合钻进墓穴掏东西的人。
 
  智擒嫌犯,13卷出土文书震惊专家
 
  嫌疑人发现了4个,但文物一直没出现。大队长李浩有点着急,给潘冠武发出指示,利用文物贩子急于出手的心理特点,开出比其他买家高一点的价格,想办法与文物见面。
 
  “富二代”出了个比别人稍高的价格,超过100万元。程某很动心,答应带真货给他看。
  “你放了好几年,那些宝贝都要放坏了吧?”“富二代”套话。
  “放心,保存得特别好。”程某说,“我们也不是傻子,古墓是2005年挖的,文书拿出来的时候套着一层宣纸,外面还封着蜡。我们拿出来后也没有马上打开,就用黑色塑料袋包好,密封起来,隔绝空气,防止氧化。”程某对自己的技术津津乐道。
 
  2011年7月,程某应“富二代”的要求,带着一卷文书到上海。“富二代”爱不释手,要求看全部文书。程某说文书共有13卷,分别放在5个人手里。
 
  这边,办案人员周密地部署抓捕计划。对方非常小心,扑空的次数不是一两回。有一次,警方请了个中间人约程某到永康一家咖啡馆喝茶,并安排3个行动小组分别在路口守候,见机行事。那个中间人太紧张,打电话时声音都发抖了,程某很老练,说自己手里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警方扑了个空。
 
  机会终于来了。2011年12月下旬,警方获知程某等人要与一个买家验货,分别放在几处的文书也会集中保管的消息,赶紧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12月28日,统一抓捕行动展开,程某等人非常警惕,提早一个多小时就到验货地点去查看,而且还留了一手:并没有把全部文书带来。
 
  “惊心动魄!”董三军用一个词来形容。
  12月28日晚开始行动,次日凌晨2时,民警在验货地点抓获了3名犯罪嫌疑人和部分文书。经突击审查,民警又赶到存放剩余部分文书的杨某家,将他抓获。29日凌晨4时,13卷文书悉数追回。
 
  “拿到文书后,我们立即起程去杭州。12月29日清晨6时,我们到达杭州,6位专家已经在等候。鉴定工作立即进行,一个小时后,鉴定结果就送出来了:‘国家一级珍贵文物’!两小时后,6位专家出来了,手舞足蹈地告诉我们:‘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省最重大的文物发现’!”董三军说,他当时听得热血沸腾。专家告诉他,文书详尽记录了徐谓礼历次转官的经历,字迹工整,保存完好,出土的宋代纸质文物像这样保存极为完好的,前所未见,对研究古代官制、葬制、纸张制造等意义重大,极其珍贵,具有重要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
 
  北上追缴,国宝文书终成完璧
 
  “看到文书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13卷文书完好无损,字迹清晰,纸张摸起来像现在的牛皮纸,很厚,很硬。”李浩说。
 
  今年1月4日,省博物馆的12位专家齐聚武义,对古墓和文物再次进行考察、鉴定,大家惊叹不已。专家说,这样的文物,如果流落到国外,后果不堪设想。想从国外的文物市场上买回来,至少要花几个亿,而且,如此珍贵的文物,收藏者一般不会拿出来卖。
 
  经过审讯,警方又了解到一条重大线索:还有4卷内容相对独立的文书在北京的一个买家手中。
 
  程某交代,他曾经把17卷文书以70万元的价格卖给北京一个买家。没过多久,那买家就要求退货,说北京的“文物专家”认为这些文书不值钱。他想当礼物送人,竟没人要,因为文书上既没有名人印章,也没有名家落款。
 
  由于程某没能把70万元全部退回去,北京买家把13卷还给程某,自己留下了4卷。
 
  今年7月5日,武义警方掌握准确信息后,派员到北京,将流散的4卷“录白告身”追回。至此,徐谓礼文书的“告身”、“赦黄”、“印纸”三部分共17卷终于完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伙人分工明确,手法熟练,我们断定他们不是第一次作案,所以,继续深挖!”李浩大队长不忙收兵,要求继续追查。通过审讯,警方又抓到了11个盗墓者,他们分别结伙,在金华、丽水等地盗掘宋、元及三国、两晋时期的古墓20余座,掠获的57件珍贵文物被收缴。
 
  至此,这个古墓盗窃案真正结案,目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移送至检察机关。
 
  重回古墓前
 
  要求拍照留念
 
  这个盗墓者
 
  还藏着什么心思
 
  2011年12月29日,当警方把省文物鉴定中心的“国家一级珍贵文物”鉴定报告给程某看时,他并不相信这个结果。北京买家的退货,对程某的打击相当大,他觉得这些文书虽然值钱,但无论如何也称不上“国宝”。
 
  因为与程某接触过多次,潘冠武对他的了解比较深:“我去过程某住的地方,就是很简陋的出租房,柜子后面、床下面都有不少瓶瓶罐罐,一看都是古代的东西。房间里还有很多考古方面的书籍,我夸他是业余文物专家。他说自己对瓷器比较有研究,都是自学的,一件瓷器属什么年代,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不过对文字的东西了解不多。”
 
  对这些文书,程某很看重。刚出土时,因为文书相当潮湿,他吩咐其他同伙不准打开密封的蜡,两个月之后才打开来看。分开保管后,所有文书都是用塑料袋密封,存放在暗处。
 
  龙王山古墓抢救性发掘清理结束后,民警带着程某到墓葬原址去辨认现场,看到清理后的徐谓礼夫妻合葬墓规模非凡、构造精致,加上听专家介绍了文书的情况,程某信服了。他叹了口气,喃喃地说:“是真的,是真的!”
 
  程某请求民警潘冠武帮他在墓前拍张照片:“留个纪念,等我坐牢出来以后再给我,你帮我保管好。我挖到过这么值钱的东西,这宝贝还在我家放了6年,也算值了。”
 
  潘冠武说,程某等人都有一个发财梦,想通过盗掘古墓一夜暴富,但多年来其实过得并不好,也没有几个人能真正摆脱生活困境。
 
  程某告诉专家们,当年王某到这小山坡上挖笋时,看到有青灰色的石头台阶,怀疑是古墓,就叫来了杨某、程某等人,踏勘风水,确定古墓方位、打盗洞的位置等。他提醒专家,他们盗墓时,见到棺材里的尸骸上还裹着衣服,有好几件,有人想去拿,他不让,说要盖回去,“方便以后考古学家确定古墓的年代”。谁知,在他们之后,又有两批盗墓贼光顾这个古墓,其中有个见衣物还不错,就拿到河里去洗,洗烂了,就丢了。
 
  闻者无不叹惜。古墓清理过程中,考古工作者的确在棺材内发现了一些织物残片,目前已由中国丝绸博物馆取样,结果将在研究完成后公布。
 
  来源:温州网

2012-11-18 17:06:35
    
责任编辑:康 鹏    
 
最近更新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辽宋金元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