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泸州”揭开神秘面纱 神臂城送别四方宾客

                     
文章点击:

 

 

  5月16日,“宋元四川战争中的神臂城”高峰学术在泸州市巨洋国际大饭店召开,经过两天时间的探讨论证和实地考察后落幕。亚洲一流宋、元史专家为神臂城的科学、合理开发和历史研究提出了非常宝贵的意见。

  与会代表与泸州市领导合影

  高价值吸引专家研究

  现在的“老泸州”神臂城的现状令人堪忧,那么如此多历史专家、学者相聚泸州,为的只是老泸村几百年前留下的旧墙破瓦、残垣断壁吗?结论并非如此。倘若神臂城光是几百年前修筑的建筑,但没有任何值得探索发现的历史背景和相关文字记载,只是一处很平庸的古建筑,那即使它的年代再久远一点,其讨论价值再高,也不会吸引上百位专家学者从不同地方远道而来纵论神臂,可见神臂城不是一处平庸的遗迹。

  神臂城作为历史遗留下来的遗迹,是历史的产物,被打上了宋末元初这个时代的烙印,从这一点出发,历史遗迹理论上都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任物古迹都是由产生它的年代所具有的科学水平创造出来的,本身包含或反映了当时的科学技术水平,也从侧面真实体现出当时的社会、经济、军事和文化状况。所以,从整体来看,文物古迹是具有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历史遗存。三者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存在于物质文化遗存中相互渗透和制约。

  “老泸州”抗元历史丰富

  但一处历史遗迹仅仅反映对应年代的科学、经济、文化是远远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这处遗迹在一段著名的历史故事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也可称之为历史背景厚重,神臂城遗址就是一处历史背景相当丰富且厚重的古城。南宋时期的蒙宋之战,是围绕长江两岸的宜昌著名战争,从今宜宾江安顺流而下至合江榕山,构筑的战线长达一百余里,而泸州就是这场战争的关键地带。在持续34年的拉锯胶着争夺中,蒙宋国际战争的焦点是争夺神臂城的控制权。城在泸州在,城亡泸州亡,神臂城不仅维系着泸州的安慰,也维系着南宋王朝的存亡。在当时,江山系于一地,神臂城及其四川地区的防御体系,在军事上屏障了整个南宋王朝,在物资和人力上支撑着整个南宋王朝,因此这座“老泸州”在中华民族历史长河里具有重要地位。

  从1243年神臂城建成,宋朝将泸州从江阳迁至神臂城。其后34年间,蒙宋双方反复厮杀,这座山城“五易其手”,直到1277年冬天,南宋小投降的第二年,元军才最后攻破了这座山城。当时在燕京的宋丞相文天祥闻讯后,悲愤地写下了《泸州大将》诗篇:“西南失大将,带甲满天地,高人忧祸胎,感叹亦歔欷”。《元史》中对神臂城记载达67次之多,超过因击毙蒙哥大汗名扬中外的钓鱼城。民间因此有“天生的重庆,铁打的泸州”之说。这种赞誉,其实饱含的是、悲壮无比的泸州,是一段令人肃然起敬又荡气回肠的历史往事。故而引起上百位中外专家此次临泸,研究这段厚重的历史。

  融文化构筑历史图腾

  很多时候研究遗迹,就是在研究历史文化,历史文物遗迹,不只是对一个民族历史的研究和,其意义也关乎未来,更多的人理解文化遗产,除了对观赏价值的重视,更应该理解遗产背后蕴含着的深刻历史文化含义,还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培育出新的现代文化。这种萌发于历史文化传统之上,并就其本身与现代文化融合而成的新兴文化,才更具有根基和生命力。中国已经丢失了太多物质和非物质文化,仅存传统文化的延续和发扬就变得愈发重要,而神臂城作为宋元之期文化的物质代表,又是实实在在立于当下的古遗迹,相比非物质文化的传承就有巨大的优势,倘若我们对其稍加和完善,让更多人记住和瞻仰“老泸州”神臂城。

  此次学术的召开,对进一步挖掘提炼,研究神臂城在宋元时期的、军事、建筑艺术上的珍贵历史经验和推动神臂城的、科学利用有着积极的作用,也对老百姓普及历史知识,打造全国知名的古战场遗址旅游地,产生重大且深远的影响。我们都相信,不久的将来,神臂城会成为宋元四川历史的一个伟大图腾。

  分组百家争鸣

  在5月17日的专家分组中,来泸所有专家被分为3个组,从不同角度对神臂城的历史意义、与开发等纷纷建言献策。其中,参与第二组的泸州地方史学专家赵永康对关于宋元之际泸州的有关历史问题发表了独到见解。赵永康称,神臂城若要再次重建,必须三思而后行,重建之前还要进行深入讨论,大家互相交换意见,如果盲目地开工重建,不仅不能很好珍贵的神臂城古遗迹,且会适得其反,令遗址内珍贵的历史痕迹被商业化建设抹得荡然。

  另外,在第三组参与讨论的“科技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洪丽珠表明了自己观点,神臂城遗迹重建的同时还要考虑村民的安置问题,充分尊重老泸村村民的意见,对村民的利益要尽最大力量,老泸村村民是离神臂城遗迹最近的人群,如果得不到他们大力的支持,对神臂城长期的工作将会变得很。

  本次“宋元四川战争中的神臂城”高峰学术已闭幕。会议汇聚了亚洲一流宋、元史专家,不仅为神臂城揭开了神秘面纱、丰满了历史内容,还为后续开发、提出了宝贵意见,影响重大、深远,是神臂城以及我市加快发展和扩大影响的一个重要契机。

  通过开幕式大会和分组两天的议程,与会专家都积极发表自己的见解,发言内容囊括了神臂城在宋、元时期的、军事、文化、艺术等领域,知识面非常宽广,并相互探讨论证,充分体现了治学的严谨。与会专家们经过理论分析和实地考察神臂城遗址,为神臂城的发展规划初步指明了方向。著名宋、元史专家一致提出打造巴蜀山城防御体系遗址方案,其抱团发展方式也契合时代潮流。不仅能扩大遗址本身的影响力,对我市建成川颠黔渝结合部区域中心城市也将产生强大助力。

  人杰地灵的泸州,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或许通过此次高规格、大规模的学术成功召开,借助浓厚的学术氛围,能够有效推动研究、考证活动得开展,不断发掘有价值的瑰宝。

  陈世松教授向市委蒋辅义赠送《宋元之际的泸州》一书手稿

  神臂城30年前手稿引市委倾心关注

  5月16日,“宋元四川战争中的神臂城”高峰学术开幕式大会上,著名元史专家、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四川省社科院移民与客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陈世松教授向泸州市赠送手写于30年前的《宋元之际的泸州》一书手稿后,市委蒋辅义专门找到陈世松教授等人,观摩手稿,共同探讨神臂城的科学和利用。

  傍晚19:00,刚从外地出差回泸的市委蒋辅义,风尘仆仆地赶往参会代表下榻的巨洋饭店,会见来自全国各地包括、地区,以及韩国、日本的宋、元史专家学者,并兴致勃勃地与著名宋、元史专家李治安、胡昭曦、韩志远等人一一探讨宋、元在四川鏖战时,相互争夺长达数十年时间的神臂城的价值和作用。蒋辅义亲切地握着著名元史专家陈世松教授的手说:“你们所著的《宋元之际的泸州》一书是考证、宣传我们神臂城的第一部学术著作,谢谢你们!”

  陈世松教授向蒋介绍了《宋元之际的泸州》一书概况,并介绍了该书如何考证泸州在蒙宋战争前、中、后三个时期的不同样貌。

  酒城新报记者了解到,此书首次出版于1985年,手稿撰写于1983年,有15万字之多。书写清秀、工整,字里行间充满了作者对神臂城的热爱之情。是陈世松教授等人经过多次实地考察、田野调查、查阅典籍后才完成的著作,倾注了无数心血,同时也展现出作者对泸州的深厚感情。陈教授告诉新报记者:“撰稿时是1983年冬天,在合江县招待所里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

  蒋辅义对陈世松教授的赠书之情表示感谢,并与其探讨了30年前神臂城的情况,两人对这座军事古堡皆有着浓厚的兴趣。

  神臂城在宋、元两军对垒期间互争34年,五易其手,在宋元战争中起到了不同寻常的作用,对中国乃至世界战争史都有着深远的影响,是泸州地区的历史瑰宝。蒋辅义要求有关方面,编写通俗读本,广泛宣传这段对泸州意义特殊的历史。

  中外专家神臂城探究历史

  5月16日,经过会议开幕式上的一番学术讨论后,当日下午13:30,上百名专家从泸州巨洋大饭店出发,前往江阳区弥陀镇经渡江参观神臂城遗址。

  经过半个小时程,一行人顺利抵达弥陀镇渡口。众多史学专家下车后远眺神臂城风貌后,纷纷拿出相机拍照取景,留作研究。神臂城,坐落于泸州合江境内,三面环水,南北长800米、东西长1200米,是宋元战争的古战场。元军侵蜀战争时期,重庆钓鱼城与泸州神臂城并肩作战,共同抵御强敌。

  随后,一行人边讨论边登艇准备渡江。日本九州大学教授船田善之感慨道:“宋元战争对世界的格局影响特别大,古代之中蒙古帝国的时候,世界就越来越一体化。从这里看神臂城,它就像一个易守难攻的岛屿,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登上岛去一探究竟了。”

  在从江面上参观完神臂城的整体结构后,专家学者们从神臂嘴登岸,踏上了神臂城的城墙。他们漫步在充满着历史意义的青石板上,认真观看着每一道城门,触摸着每一块筑城石,不时陷入沉思。经定远门后一走走停停,当看到被的炮台遗址和老泸州城堡历经岁月的洗礼变得残破不堪时,大家唏嘘不已。众人被“老泸州”遗址深深吸引,尤其在“刘整降元”石刻前,更是驻足良久。

  据员介绍,该石刻描绘了一个被当地老百姓称作“孙孙打婆,改州换县”的故事。其大意是,有一个不懂孝道、目无的人动手打自己的奶奶,知道此事后,改州换县。然而,这只是老百姓们为了元朝者追究而出来的谎言,石刻真正刻画的是著名的“刘整降元”历史事件。刻图上有一个高大的蒙古人正襟危坐,正是忽必烈,其身后有两个侍卫,身前则跪着刘整。

  新报记者从著名元史专家、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四川省社科院移民与客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陈世松教授,泸州地方史学专家赵永康处了解到“孙孙打婆、改州换县”的详细由来。南宋时期四川制置司下的四大主力战将之一刘整,在遂宁、涪州与蒙军作战中屡建奇功。1260年4月,刘整任“知泸州兼潼川安抚副使”之职。因南宋朝廷惩不明、派系,加之蒙古大军压境,刘整不战而献神臂城投降蒙军。神臂城军民对这样的“亡宋贼臣”有切齿之恨,便以摩崖造像的形式,选择刘整叩见忽必烈、投靠的题材,将刘整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当时在元朝下,当地人不得不对石像进行巧妙掩饰,以免招来横祸。一种附会石像图形的“孙孙打婆、改州换县”之说,便广泛流传开来。以前,刻图上连蒙古侍卫的发髻都能清晰可见,而经过岁月的流逝,现在却只能看到一幅模糊的石刻,众多专家学者纷纷叹息。

  在《刘整降元摩崖》左侧4米处石壁上刊刻的元代摩崖,石像双肩并垂,左臂伸出,戟指刘整,貌若甚怒。当地人告诉记者:“臂上原托有一‘小孩’,现已脱落。”据《宋史》卷449《许彪孙传》:“许彪孙,显谟阁学士奕之子也。为四川制置司参谋官。景定二年,刘整叛,召彪孙草降文以潼川一道为献。彪孙辞使者曰:‘此腕可断,此笔不可书也。’即闭门,与家人俱仰药死。”。如今,许彪孙像与刘整像并列刻于石壁,两相对照,颇具的深意,与秦桧在岳飞墓前的跪相,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在神臂城遗址东门,虽城楼已毁,但现存石砌双拱门硐,保存完好,与两侧城墙连成一体。门宽1.56米,高2. 43米。门拱顶部刻有宝剑、金线葫芦,其刀法精湛。门内筑为围敌,遗迹宛然可辩。众专家学者对雕刻以及以前存在的耳城进行了仔细研究。

  在参观完神臂城遗址后,众多专家也纷纷表示,神臂城对南宋守蜀战局产生了重要影响,宋元两军在“老泸州”(现四川省合江县神臂城镇)长达34年的战争,致城池五易其手,有着深远的历史价值和意义。

  南开大学教授、中国元史研究会会长李治安:“神臂城起的作用非常大,正因为南宋在四川有这一套防御,以神臂城防御为军事战略,才使得界范围铁骑在这里延缓了将近半个世纪,蒙古铁骑界范围内从来没有见到遇到这么大的障碍。”

  重庆钓鱼城原管理局主任刘道平也表示:“钓鱼城坚守抗战36年,泸州神臂城是仅次于钓鱼城,存在了34年。所以泸州的神臂城和(重庆)合川的钓鱼城在宋元战争当中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和作用。”

  韩国教授赞神臂城历史

  会议期间,新报记者专访了来自韩国庆北国立大学教授李玠奭,对神臂城的历史影响,现状及开发利用等问题作了更近一步的交流和探讨。

  军事要地 历史符号

  酒城新报:在您看来,神臂城对于后人而言,它的重大意义集中体现在哪儿?

  李玠奭:发生在南宋时期的蒙宋之战,是一场十分著名的战役。交战双方争夺的焦点在于神壁城的控制权,神臂城关系着泸州的安危及南宋王朝的存亡,其险要的军事地位,越来越受到史学界关注。其实,神臂城对于后人而言,不仅仅只是十分珍贵且不可复制的历史符号,也有助我们了解当时的社会与文化;它所具备的观赏及旅游开发价值不可估量,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用心 刻不容缓

  酒城新报:您怎样看待神臂城的现状?

  李玠奭:非常不乐观。元代以后,神臂城的防御功能就消失了,部分城墙被周围居住的老百姓拆走用于建造房屋,因此被的现象十分严重,完整性远远不如钓鱼城。因此,我们更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曾经帮助过老泸州人抵御外侵略的这座古城墙,刻不容缓。

  酒城新报:您期待中神臂城的未来,应该是怎样的?

  李玠奭:神臂城的长足发展,可以尝试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

  一是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加入世界遗产,单独申请可能力量较为单薄,可与钓鱼城联合进行;二是根据地域特色,在完善与修复古城墙的基础上,认真挖掘一系列特色鲜明的文化旅游资源,助推当地经济,也是对神臂城这一珍惜资源更为合理而有效的利用。

  因地制宜 科学规划

  酒城新报:在神臂城的与开发利用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地方?

  李玠奭:神臂城的情况比较复杂,难就难在周围覆盖了不少村民。许多年来,当地老百姓与它紧紧联系在一起,生活方式或许很难改变。当地可以尝试回收被拆走的古城墙,进行修复与完善,尽量恢复古堡原貌,同时对周边村民进行妥善安置。在尽量不影响当地百姓日常生活的情况下,尽量早日完成修复与工作。

  日本教授致温暖寄语

  在刚结束的“宋元四川战争中的神臂城”高峰学术期间,日本九州大学教授船田善之接受了酒城新报记者的专访。

  船田善之教授是日本蒙元史学界的知名专家,也是当今日本青年学者中非常突出的一位代表。他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在史料考证方面的功底尤其深厚。

  早些年,船田善之就听说过神臂城,故对此次会议十分期待,他高度赞扬此次会议在泸州召开。他表示:“很荣幸能参加这次会议,之前一直在关注宋元战争,终于能对神臂城一探究竟,此行所取得的研究让我受益匪浅,对我继续研究宋元史也有很大的帮助;同时,会议中,史学专家们对历史和学术都十分重视,他们所研究出来的信息弥足珍贵,我也将仔细阅读《宋元之际的泸州》一书,继续收集史料。”

  船田善之还谈到16日参观神臂城的感受,他告诉新报记者:“从弥陀镇渡江远眺神臂城,它就像一个易守难攻的岛屿,一座城堡,而城堡内的古井了当时该地有丰富的水资源,故其地理优势得天独厚。我在岸上仔细观察古城墙、定远门、刘整降元石刻等,第二日众专家也进行了研究讨论。”他觉得神臂城通过这次会议后,将得到进一步的和科学开发。

  同时,通过这次会议,也让他联想到了位于日本的福冈城堡,他告诉记者,该城堡为同时期南宋末年、元朝初期为海岸线而修建的,那时,福冈与宋、元联系密切,也有不少宋人。

  此行为船田善之教授首次来到泸州,他赞美地说:“泸州,这座城市干净整洁、优美、交通便利,以后有机会还会再来。”

  宝岛学者畅谈“老泸州”

  在5月17日结束的“宋元四川战争中的神臂城”高峰学术上,有一位气质爆棚的专家,知性美加上历史研究者内敛的气质,让她成为了这次的一道抢眼风景。她叫洪丽珠,来国宝岛。

  和其他与会专家一样,“科技部”人文社科学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洪丽珠在上也发表了自己的学术见解(《壬辰之变——蒙古攻陷金汴京前后河南家族的北渡与重建》),并踏入位于泸州城区长江下游20公里处的神臂城遗址,一览古迹。

  据悉,洪丽珠此次来泸参加学术是第一次来川,这里的淳朴民风和秀丽景色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泸州人的热情和淳朴让我非常,作为历史研究者,我也很希望能为神臂城的、开发提出一些有用的意见。”

  洪丽珠告诉酒城新报记者,其实从历史角度看,神臂城在宋元战争中发挥的作用与名扬中外的钓鱼城不相上下,神臂城不足的地方,就是没有一个足够吸引眼球的历史亮点,比如,蒙哥汗死在钓鱼城下。

  洪丽珠提到,钓鱼城能有现在的名气,除了本身历史外,还有名家的隐性宣传,最突出就是金庸所著的《神雕侠侣》。杨过在城关外凌空一箭射死的蒙古汗正是蒙哥,“许多游客去钓鱼城都会站在城门外兴奋地告诉同伴‘这里就是杨过射杀蒙哥汗的地方’”她说。

  人们了解神臂城,一般都是从“刘整降元”开始,而“刘整降元”的冲击力显然没有“击杀蒙哥汗”那么大。据洪丽珠介绍,神臂城的开发可以用“抱团”方式,联合周围长江边上的景点以及附近地区的军事古堡,形成一个系统旅游片区。对于神臂城本身,则的意义要大于“修复”,遗迹就要保持原样才有历史味道,不当开发很容易造成。另外,交通、配套设施等因素也很重要。

  文物古迹,不仅需要硬件上的措施,知识普及同样重要。文物被,周边居民脱离不了干系,但也不能完全归咎于他们,这和思想意识息息相关。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在某些老百姓的眼里,这些石头、木头放着不用,还不如搬回去帮助自己搞生产。成立一个管理中心,负责接待游客以及帮助附近居民学习文保知识、增进文保观念,可谓一举多得。

  学术专家盼神臂申遗

  会议期间,酒城新报记者分别专访了南开大学教授、中国元史研究会会长李治安和著名元史专家、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四川省社科院移民与客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陈世松教授,他们对神臂城的历史、现状及未来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酒城新报:请问李会长,您怎样看待神臂城重大的历史、文化价值?

  李治安:泸州神臂城在宋元战争的这34年拉锯战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据点。根据研究结果显示,宋元时代开创的城堡防卫法是应对蒙古进军入侵一个非常好的战术。泸州神臂城是建立地比较晚的一个城堡,是长江上游的重要门户,从战略地位上说非常关键。由于神臂城的据守,使得蒙元在巴蜀的攻占问题上一筹莫展。我还想说明一点的是,长期以来,大家认为南宋败弱,在抵抗蒙古进军时很不得力,其实这种观点并不是完全正确的。虽然有的一片,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南宋君臣中涌现出杰出将帅,采用神臂城这样的军事战略,才使得蒙古铁骑在这里延迟了将近半个世纪。而这种情况界范围内从未发生过。

  酒城新报:请问陈教授,您怎样看待神臂城的开发利用前景?

  陈世松:经过这次会议,其实专家学者们已经达成一种共识:重庆以钓鱼城为代表,我们四川以神臂城为代表,这样使川渝两地都可以联合起来,共同申报巴蜀山城防御体系大遗址,或者非物质文化遗产。(酒城新报采编组)


2015-05-31 10:30:43
    
责任编辑:周 峰    
 

    下一篇文章:无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辽宋金元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