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金元文学研讨会暨中国辽金文学学会第六届年会在兰州举行

                     李世忠
文章点击:
    2011年7月14日至17日,由西北民族大学、中国辽金文学学会、《民族文学研究》编辑部主办,西北民族大学文学院承办,西北民族大学蒙古语言文化学院协办的辽金元文学研讨会暨中国辽金文学学会第六届年会在西北民族大学(兰州)综合楼二楼学术报告厅隆重召开。西北民族大学常务副校长马景泉、中国辽金文学学会会长张晶教授、甘肃省社科联领导王刚、甘肃省唐代文学学会会长胡大峻先生等分别致辞。马景泉副校长致辞中对大会的顺利召开表示热烈祝贺,对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齐聚金城研讨辽金元文学学术问题表示热情欢迎。学会会长张晶在致辞中对辽金元文学研究现状作了回顾,对学会近年的发展、学会成员取得的研究成绩表示祝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刘扬忠先生、上海远东出版社高克勤先生,及甘肃省内其他院校代表出席了开幕式。兰州大学文学院等省内兄弟院校为大会召开发来贺信。
            
  会议开幕式上,中华书局编审罗华彤先生主持了西北民族大学文学院高人雄教授新著《北朝民族文学叙论》的发布仪式。
            
  本次会议共有来自全国高校、出版社、科研院所等六十多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就辽金元文学的研究及高人雄教授新著《北朝民族文学叙论》的学术价值等进行了六场学术讨论,所涉论题广泛,辩论热烈。会议主要内容如下:
             
  一 高人雄教授新著《北朝民族文学叙论》的学术价值
            
  本次会议开幕式的重要内容之一,是中华书局就西北民族大学高人雄教授新著《北朝民族文学叙论》所举行的发布仪式。《北朝民族文学叙论》系高人雄所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结题成果,该著共六十五万字,已于2011年5月由中华书局分作上、下两册出版。大会开幕式上,中华书局编审罗华彤先生就高教授新著的出版、发行情况作了说明。南开大学文学院查洪德教授、江西财经大学文学院龙建国教授等分别就高人雄教授新著卓越的学术价值及其出版意义作了高度评价。
            
  《北朝民族文学叙论》全面、深入探讨北朝民族文学,对研究辽金元文学具有借鉴意义。查洪德教授指出,北朝民族文学研究历来是中国文学研究中一个极为薄弱的环节,高人雄教授力作《北朝民族文学叙论》的出版发行,不仅弥补了该时期文学研究的不足,而且必将对中国古代民族文学研究起到一个巨大推动作用;龙建国教授认为全著结构合理,叙与论结合,叙后的论述,结论独到公允。     
            
  二 辽金元文学作家作品研究
            
  关于辽金元文学研究,本次会议上学者首先就其研究现状发表了看法。著名学者刘扬忠先生在回顾、总结辽金元文学作家作品研究基础上,呼吁大家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宏观背景下,加强薄弱环节研究。他指出,在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中目前还存在不少学术空白地带,如西夏文学研究、元代文学源头问题、宋辽金西夏时期各个少数民族文学的比较研究,及其与两宋文学的比较研究等,都亟待加强。李正民先生认为,学会成员上届年会上提交的论文对辽金元文学研究中的不足有所弥补,本次会议论文较上届在研究内容的丰富性及深广度上又有新的拓展。
            
  会议对辽金元文学作家作品进行了深人讨论。李正民先生根据出土文献,推测董西厢作者董解元可能是侯马人董明的兄弟,进而分析董西厢地方特色,并提出诸宫调是话本与散曲的联姻等新观点。于润琦则从语言学角度比较分析董西厢与王西厢语词异同,并对董西厢的土语特色及其与北京话的关系作了深入分析。张惠民教授在研究《梧桐雨》与《汉宫秋》两部剧作中,打通历史、文学,打通古今、文体,不仅勾勒了二剧题旨演进的历程,还将两部元杂剧作为金代遗民文学进行分析,认为它们是借叙事以抒情的“剧诗”,是家国兴亡、外族侵陵所产生激愤哀思的时代现实、时代情绪的表达。张晶教授在民族文化交融背景下综论面目生新的辽诗,流变中的金诗,及文化汇流中的元诗,认为辽金元诗歌的大千世界是一个内涵丰富且充满变数的过程。他在报告中特别就研究对象的性质,强调辽金元诗词所具有、所呈现出来的生机与汇流趋势,认为研究辽金元文学乃至北朝文学和清代文学,必须时刻牢记民族文化大融合的背景,特别是北方民族文化政权给汉语文学产生的复杂、深远、微妙的影响。同时,也有数位与会者从唐宋辽金元文学影响关系角度立论。如刘淮南《元好问评苏诗的问题》、李世忠《元好问对苏轼词的接受》、郁玉英《试论金代文学对苏轼词史经典地位确立的意义》,均研究金代文学与苏轼的关系,在前人研究基础上,显推进之功。樊运景《杨宏道诗中的唐音、古调》,则把对比研究的笔触拉到唐代甚至更前。左洪涛、关海龙《论马钰道教词对宋代俗词的继承》,分析马钰容受柳词之原因、表现,揭示马钰道教词语言特色及体裁形式,结论可信。董希平、刘隽一《宋金教坊兴衰与靖康之变》,邹春秀《论徽钦北迁后的文学创作》,则是从政治事变影响文学创作的视角切入,论宋金时期文学创作相关问题;许兴宝《“拥精兵十万、横行沙漠、奉迎天表”考论》,虽立足南宋,亦结合金代形势,考论李纲《苏武令》词中名句抒情内涵。这些报告都从不同角度展示了本段文学研究的实绩。另外,反映辽金元作家、作品个案研究的成果,还有王辉斌《元初诗人郝经诗歌论》,顾文若《从李献能交游论其在金末文坛中的作用》,刘季《顾英的多面人格及多变诗风》,赵兴勤《金源文化背景与元遗山的文化自觉》,赵延花《关汉卿杂剧<鲁斋郎>中情节悖论现象探析》等,这些成果或就某一作家创作特色立论,或联系诗人交游、家世及其生活时代、文化背景等阐述其创作内涵,不乏新见。
            
  除上述研究之外,范子烨教授在多民族文化史的背景下对《敕勒歌》及高车民族相关问题进行了全新研究。他结合新出土文献资料,综合运用民族学理论、民族史研究和音乐人类学办法,借助田野调查手段,考证《敕勒歌》与高车人、与哈萨克阔麦依艺术的关系,认为高车族是创造并歌唱《敕勒歌》的民族,《敕勒歌》歌唱使用多声部喉音唱法(俗称呼麦),而哈萨克阔麦依艺术作为高车音乐文化之遗存,其产生、发展与草原民族对狼图腾的崇拜、模拟分不开。他的观点令与会学者耳目一新。黄震云教授则在其题为《200年来西厦文学的研究与西夏文学史的书写》报告中,梳理西夏文学研究历史和现状,提出了西夏文学研究、撰写西夏文学史的思路;他还讨论了江苏北固山灯盏崖金代题诗石刻问题,考证敦煌胡旋舞和唐代踏球舞以及金刚亥母法相通问题。尤其在后者的考证论析中,他引用大量传统文献与出土文献,认为唐代中原的胡旋舞就是踏毬舞,并对胡旋舞兴起地域、入唐时间,及其与金刚亥母法相关系等问题作了分析。他的观点也得到了与会者一致好评。
            
  三 辽金元文学理论及文献研究
            
  辽金元文学理论研究近年较为沉寂,本次会议却出现了两篇极有分量的论文。一篇是胡传志教授《略论全真教作者的诗学观》,一篇是查洪德教授《论元人文论的“文与道一”说》。胡传志教授在报告中就十二世纪中叶北中国全真教教徒的诗学观作了深入论析。他指出,全真教作者诗歌的一大内容是以诗悟道传道,也有少数作品借助文学技巧言道,他们的创作不仅客观上体现了诗歌的传道功能,同时也成为道友间交流教理、联络感情的工具。全真教作者的诗歌也抒发道情与诗情,而与传统文人士大夫相比,全真教作者以诗歌创作游戏文字的特点亦十分突出。他认为全真教作者的诗学观偏离诗言志传统,偏离“诗缘情而绮靡”主流,故其作品既非纯粹宗教文献,也非纯粹文学作品,而是宗教与文学间一道风景。査洪德教授则在报告中拈出“文与道一”这一艰深课题进行深入论述。他明辩“文与道一”与“文以载道”的区别,认为“文与道一”代表了古代文道关系论的最高水平,是元代文论家的重要理论贡献,其理论突破主要表现于:此前的种种表述(如文以载道、文以贯道等),仅就文(文章)道(理道)关系立论,元人的文与道一则既包含文道关系,也包含文统与道统关系,此论题将宋代分裂为文章家与理学家的两个队伍合而为一,是元人以文章为救世行道之具观念在理论上的反映。另外,在更高的哲学层面上,文与道一揭示的是文与道二而一、一而二的关系,即,天下没有不传道理的文章,也没有能离开文章而独立存在、传播的道理。
            
  除上述两位学者外,张锡坤教授在其题为《郭象独化哲学中俯仰与虚静的整合》的报告中,还就郭象哲学审美观照方式及其后代影响发表了看法。他认为山水审美独立的理论渊源,当追溯到郭象的独化哲学。郭象的独化哲学整合了俯仰与虚静。虽然这一研究非辽金元文学范围,但对辽金元文学研究仍具有一定启发意义。
            
  文献的梳理、考订也是本次会议亮点。牛贵琥教授《元好问生父叔父考》,根据墓碑实物和元好问的生母王氏等文献,考证出元好问叔父不是元格,而是元泰,其生父才是元格,从而纠正学术界长期沿袭的错误。狄宝心教授《元好问文编年考》对50篇遗山文编年考证,对推进元好问文的研究有深远意义。江西财经大学龙建国教授《〈凉州曲〉考论》从产生背景、流传和艺术特征、歌词创作等三个方面对《凉州曲》作了全面考察,被与会者认为具有方法论意义。多洛肯对元末明初西域诗人丁鹤年生平及其诗歌研究成果进行归纳,论证丁鹤年墓址、民族身份等,其报告过程新见叠出。汪超《俄藏黑水城文献A20V金元全真道诗词补说》,缀合两件文献写本并重新释文,结合全卷及其他文献,认定两件文献的写手为黑水城全真道教居士,并推测写本诗词为金元全真道作品,结论可信。
            
  四 其他研究领域的拓展与深化
            
  拓展研究领域,深化研究层次,是文学研究常谈常新的话题,本次会议在这方面也有新的突破。
            
  突破之一,是参会者开始注意以他代文学资料为依据研究金元文学与人物。如李艺《洪迈〈夷坚志〉涉及金朝小说研究》,从洪迈使金的实际经历出发,探讨《夷坚志》中出现近百篇涉金小说原因,论列其大致内容,分析其创作主旨与意图,研究对象既新,结论亦十分可信。张春晓的《南宋诗文中的兀术形象》,则别具慧眼将兀术的历史形象与其在南宋诗文中的形象进行对比,发人未发。正如胡传志教授在会议学术总结中所指出,宋辽金元四代文学联系是近几年辽金元文学研究的一个增长点,但目前研究得还不够,诸如陆游诗歌是否传入北方?南宋人对金代灭亡等大事有何反映?蒙古时期北人南迁的整体研究等,都还有待进一步拓展。上述突破实属可贵。
            
  突破之二,是一些新的研究领域的开拓。如金代大曲研究,基本是学术空白,而王昊《金代大曲考》,则第一次考察金代大曲渊源、性质、传播等情况,并考证出四则大曲故事。他拓展研究领域的精神及成果,得到了与会学者好评。贾秀云《耶律楚材与西域的第一个汉语诗歌沙龙》,以军旅文人耶律楚材为中心,探讨征战杀伐中蒙元文人的文学创作活动,无论研究视角还是研究对象,都十分新颖。任红敏《忽必烈潜邸的金莲川情结》,探讨忽必烈金莲川藩府文人集团对金莲川的特殊情结及他们的创作,认为这是藩府文人第一次大规模、正面积极看待并描写北国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他们的创作发展了诗歌艺术题材。杨忠谦《金代文学家族的空间流动与交流》,张建伟《济阴商氏与金元民族政权》,都从家族角度研究文学、政治问题,反映了对这一研究领域的拓展。高人雄教授《元代康里部诗书家巎巎》,研究元代诗人康里巎巎的书法成就,认为这位兼通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文化的诗人、书法家,其出现,体现了架构两种文化桥梁的元代文人特色。裴兴荣《简论辽金时期的山西刻书业》,则介绍辽金时期山西刻书业繁荣状况,探讨其繁荣原因。这些研究领域的拓展,引人瞩目。
            
  突破之三,是现有研究方法与新对象的结合。刘福燕《贞祐南渡时期诗歌意象表现探究》与边咏梅《浅析元散曲中的“窝”意象及其文化底蕴》,一探讨金贞祐南渡时期诗歌意象表现,一分析元散曲“安乐窝”、“白云窝”意象内涵与成因,都是从诗歌意象研究的角度对金元文学现象所作的新分析。王昕《论金代对〈史记〉的接受》,运用接受美学理论,阐述金人对《史记》的接受,以见金代文人文章观念的变化。
            
  综上述,本次会议所涉内容广泛,研究视角新颖,讨论深人,精义迭出,为学界提供了具有前沿性的北朝民族文学与辽金元文学研究的丰硕成果,它必将推动辽金元文学及整个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的繁荣发展。
            
  7月17日下午6时,会议在热烈的讨论中圆满结束。闭幕大会由高人雄教授主持,胡传志教授作了精彩的大会学术总结,高克勤、学会会长张晶等发表了大会感言。大家期待着下届年会的再次召开。

 
  转自: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2011-09-07 14:29:39
    
责任编辑:康 鹏    
 
  •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辽宋金元史学科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