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娱乐爆料

《红军不怕远征难》:未被遗忘,那些无名的英雄

发布时间:19-11-06


 

  八十年前的长征历史怎么φ讲?作为一部献礼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纪录片,正在北京卫视播出的《红军不怕远征难》并不想按套路出牌。

  实景重现,影视化翻拍,∷双讲述人交叉叙事,并首次让无名的红军战士担纲主角—&mdash々;平︵均年龄不到3Ψ0岁的·导演团队选择彻底颠覆纪录片的惯常手法,他们想为八十年前的同龄人立传,也希望此后人们书写的长征史中,那些无名英雄不会被遗忘Ю。

  零素材,历时一年才拍完

  《๑伟大的抗美援朝》《砥柱中流——伟大的敌后抗战》┗《伟大的贡献》《解放——人民的选择》…&hell′ip;熟悉电视纪录片的观众都知道,这些作品都出自一ⓥ个神奇的节目组—&mdash◈;北京卫℡视《档案》。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拍一部长征题材的纪录片的任务,自然又落在了这个身经百战的节目组身上。

  不过,经验丰富的总导演吴志勇没有预料到,这个任务竟如此艰巨:◄计划拍摄9集、时长至少在540分钟以上,然而在一年前做资料准备时,竟找不到一段超过3分钟的相关影像资料,“之前我们做抗战题材,有很多相关的影像记录可以直接用,但长征的材料少之又№少。”无奈,大家只能用笨办法——重走一遍长征路,实景重现长征历程。

  2015年10月17日,导演组从江西于都出发。他们沿着中央红军当⿸年长征的路线,途经广东、湖南、广西等地,爬雪山、过草地,祭↖扫红军烈士纪念碑、无名烈士墓,历经三个多月,直到今年春节前后才返回北京。回京后又是两个月闭关,导演组所有成员吃住在一∩起,翻阅与长征有关的材料,选择取景地、找故事、写本子,直到2016年4月,该片正式开机。“过去,三个月可以拍Ⅶ完一部片子,这次前后拍摄整整用了一年时间。&rd℃quo;吴志勇说。

  缺群演,当地武警来扮演

  ┐周期长、难度大,是导演组的最大感受。

  八十年过去了,被时间改变的东西太多。导演组来到红军翻越的第一座雪山◎夹金山时,正值1月,山上积雪并不多,但按照史料记载,当年6月翻雪山的红军在此冻死众多。“我们一打听,才知道夹金山是4月开始落雪,这和我们早期的预判相差甚远。”吴志勇说,导演组只能前往海拔更高的地方,“我们找到了海拔4100多米的巴朗雪山,那里还保留了不少原始地貌。”┙

  也有些地方,保持了当年红军长征时的原状,但却因为“太真”反而增加了拍摄难度。吴志勇举例说,红军过草地时走过的四川洛尔盖草原,往深处走草地下都是腐泥,“光是到达这片草原,◆从甘肃出发就要一天的车程,还要带着拍摄器材๑·ิ.·ั๑和群众演员去拍,难度其实是很大的。”有人劝导演组不要死脑筋,“拍草地,去内蒙古取景就好了”,但导演组还是坚持在此拍摄,∪“纪录片不是要拍得美,而是要还原事实真相▔。这片草地是红军牺牲最多的地方,换了别的地方拍,就离历史太远了。”

  实景重现,是《档案》导→演组在拍摄《伟大的贡献》时首⊙次采用的手法,但当时取景是在影视城,关于人员、景致和道具,都更为便利,而这次拍《红军♀不怕远征难》却是实实在在的雪山和草地,々连专业的群众演员都很难找到。吴志勇ε说:“虽然是重现的手法,但纪录片的根本是追求真实,当年长征的红军饱受饥饿和环境摧残,外形都是精∩瘦的,而影视城里的群众演员很多都是白白胖胖的,没法满足要ǐ求。”所幸,导演组路经的长征沿线各地,对纪录片的拍摄都∨给予了很大支持,最后片中ぁ出现的红军都是由当地服役的武警扮演的,“军人的精气神一看就不一样,更贴近当年的红军战士Υ,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找故事,为无名战士立传

  《红军不怕远征难》导演团队很年轻,平均年龄不到30岁。实地探访并翻阅了各种史料后,他们发现,八十年前那些创造了人类۞۞历史奇迹的红军战士,平均年龄还不到20岁,“可以说是比我们╩还小的一帮孩子,但他们做的是改变中国的事情。”

  导演组最终确定,“一群年轻的无名英雄”是这次的主题,每一个在片中出现过的人物,都用字幕强调了他们的年龄:10岁的刘福昌、17岁的郑金煜、19岁的石长阶、22岁的邓诗方……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让故事变得¤立体起来。“我们一路前采时发现,绝大多数红军战士是无法核实身份的,他们的墓碑上只有姓名和籍贯,有的甚至只有绰号,出生年月也是不详。有些人物只能靠后期战友的回忆一一核对,才能大致确定这个人的身份。”

  导演组是第一批长征故事的观众,能够深刻触动他们的故事,才会被选中。在湘江边上,他们找到了一位90多岁的当地乡民,当年的湘江战役让红军从86000多人锐减至30000余人,红军的尸体一度阻塞河流,在江湾处堆积,后来是当地百姓自发为红√军收回遗体并安葬。“我们问老人家,红军遗体的安葬¥地在哪儿?这位老人本▐来已经记不清很多事情了,但谈到这个却异常的精神。他说,我们一路走过来的那条柏油路下,都埋葬着红军的遗骨。”吴志勇回忆,当时整个۩导演组几乎都哭了,“之前离开江西时有很多老乡拜托我们,如果找到了他们家人的坟墓,记得给他们报个信儿。如今我们找到了,却不知道该如何报信儿,因为不知道牺牲在此的那些战士的姓名。”

  吴志勇由衷感慨,纪录片人过去都习惯于在资料堆里找故≈事,可真正最能直通心灵的,莫过于残酷的事实,“当我们走在当年红军走过的路上,更∽能明白当年他们为了什么而战斗。我们如今的和平生活,建立在英雄的牺牲之上,而历史应该记得他们做过╞的一切。”

上一篇: 蔡明:《笑声传奇》作品绝不演第二遍
下一篇: 伍思凯做客《人文音乐课》 倾情献唱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