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娱乐爆料

姜思达和袁弘让节目有了真正“交流感”,但很难量化操作

发布时间:20-01-01

“看懂一个人,才能决定Love or Hate(喜欢或讨厌)”是腾讯新闻出品,姜思达工作室制作的《仅三天可见》节目的s¤∮logan(口号)≤。这档┕定位为“明星社交实验节目”乍听起来颇具先锋性,节目本身以姜思达为“第一视角”〆,通过与不同领域的▦▩明๑星相处三天,记录这三♯♮天的相处过程,第三天再进行一次“走心对话”,完成一期节目。


《仅三天可见》中姜思达在袁弘家与其父母一起吃饭、聊天。



目前α已经播出的几期节目来看,无论是于正那一期以☆颇具′戏剧张力的对话登上热搜,还是袁弘那一期里自然流淌的宜人状态,都获得了不错的评价。仔细辨析,《仅三天可见》仍然属于访谈类节目,但显然与传统意义σ上的◢,两人一桌面对面聊的访谈节目有很大差别@。


早年的电视节目形态中,访谈类节目的形式相对固定,大家记忆里的《艺术人生》《鲁豫有约》《超级访问》,尽管访谈嘉宾大都是文娱明星,但整体节目风格却相对严肃。访谈主持人常常以固定的发△问者形象来进行访谈,主要以“我问你答”的方式在固定时空里集中讨论访谈嘉宾相关的话题。近年来,这类场景单一、形式传统的访谈类节目渐渐退出市场。《仅三天可见》这样的更具创意性■和综艺ч感的节目摸索出了新的门路。♥


节目中,姜思达和于正在ω游乐园度过了一天。



最直观的变化是,访谈空间被打破,々访谈时间被切割。《仅三天可见》主打的挖掘年░轻人社交心态,〓催生了三天互相陪伴式观察模式,需要节目不断转换拍摄场景,势必主持人与嘉@宾的互动对话也是相对割裂与└琐碎的。


时间上来看,姜思达团队并非最早的实验者,包括许知远的《十三邀》,易立竞的《立场》,鲁豫的《大咖一日行》都革新了传●统对谈模式,包括目前在热播的《奇遇人生》这样的在结合旅行а综艺方式中添加访∵谈元素,都是在尝试探索被访者的生活空间、拉◣长观察时间Ⅸ等方式来完成采访。


事实上,空间和时间的改变背后,是目前访谈节目理念的变迁。传统访谈节目始终存在一定的新闻性和表演性,节目整体核心完全落在被访对象身上,嘉宾上节目也常常带着争议性话题,以求澄清或是回应的目的。这也使得访谈者本身承担的主要是发问者这一公共民意的形象,尽可能低的削☎弱主观性。


显然《仅三天可见》的主持人与嘉宾之间并不只是发问者与回应者的关系,而更接近于打造“朋友感”,把访谈过程改造为更为对等更具互动感的相处模式。这或○许也是这档节目并不以更具新闻性▫的访谈节目自居,而是选择了┏一个观察式体验式综艺节目的视角来切入的根本原因。


姜思达和袁弘在马场选马。



所以,本质上来说,节目形式的变化背后是理念☉的改变。这一类更具综艺感的访谈节目在人物上更着重回到日常,更突出公众人物作为普通人的那一面。在节目为期三天的时间里, 20%至30%的行程由节目组安排,而大部分时间,嘉宾都是日常生活与∪工作☺☻状态。与此同时,主持人〦本身也相对不再承担太多公共性的职责,而是极具主观化甚至个◥性化的方式来进行对┛话。比如,姜思达本人在对不同嘉宾就表露出了完全不一样的个人主观的喜恶程度。


这样的节目取向,确实在访谈节目中另辟蹊径,但也存在一些局限。从节目效果来看,《仅三天可见》里,相对颇具争议的谢娜、于正,更值得一提的是袁弘这一期。不同于其他嘉宾,袁弘本身不具备太多的所谓“爆点”,姜思达评价他具有很强的“宜人性”,所以整体节目中体现的大都是他在日常生活中“自然流淌”的状态。


有趣的是,姜思达本人成了⊙非常具有观赏性的对照,他本人的竞争意识和“要”的状态与嘉宾袁弘温柔淡然的性格产生了碰撞,发生“化学反应”,使这样的访谈节目☞真正产生了“交流感”,在真实感和互动状态上都达到了“宜人”的效果,也非常自然地把一个从个人出发的轻访谈推至了更具公共性的对于人设标签、人生追求的讨⿻论上┝。


不过,±这样的宜人效果很难量化操作,同样▣▤▥的节目里,姜思达和袁弘能够产生℡的碰撞,和其他嘉宾就很难复制。当我们把访谈的出发点回归到人之后,改变了访谈者的位·。置,以更为平等亲密的关系,使访谈者更具主观性,能够真正把↕天聊起来,把朋友相处起来,确实在可看性和节奏感上都有了新的突破,但如何找到契合匹配、能够碰∨撞出公共性话题的主持人与嘉◆宾,成为这类新型访谈综艺需要进一步探索的焦点。


□纪如泽(娱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王心

上一篇: 邱淑贞生活显高调 接女放学百万名车随行
下一篇: 奔跑吧兄弟第五季鹿晗迪丽热巴告白 鹿晗称迪丽热巴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