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明星专访

明星高片酬再一次成为话题,是在业内怨声载道之后

发布时间:20-01-08
明星片酬太高,就该被惩罚么?       ♠     明星高片酬再一次成为话题,在业内怨声载道之后,在⿷本届两会上,政协委员曾钫提出议案,要对高片酬演○员提出惩罚性的Ⅷ税负。这新闻里提到的中国前十名的高票房演员┍的年度片酬达达到惊人的22亿。这对于中国的平民阶层,乃至中产阶级来说,确实是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  ι 片酬高§的新闻   片酬高的新闻   从一个社会的基本公平来说,对于高收人群课以重税,是这个世界的基本共识。也就是在不久前,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就再次表示,应该对包括自己在内的富人加税。这种高风亮节让人震动,也体现了税负的基本功能,也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是每一个公民对整个社会的整体福祉所做的贡献。   但曾委员所提到的征税的某些理由却值得商榷,他提到的理由之一是:“很多青少年不愿意认真读书学习,以当◀明星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2017⊙年,范冰冰以年收入3亿成为福布斯明星收入榜上的冠军   2017年,范冰冰以年收入3亿成为福布斯明星收入榜上的冠军   这首先是对明星这个职业的污名化,明星显然无法承担∩这么大的罪责,虽然很多青少年还不是完全的行为责任人,但也一定限度地为自己的δ行为负责。要知道,好逸恶劳是人的天性,这种不爱学习,当然也可以理解为社会整体富裕后,生存压力降低的结▉果。而且任何时代都有不愿意读书的青少年,他们∫都是因为明星的原因么?如果没有科学的方法,证明这个时期的明星,因为自己的特定行为,导致了青少年不愿意学习的比例升高的话,这个指控是不成立的。   曾委员似乎将明星变成了偷走钱的窃贼  ⌒; 曾委员似乎将明星变成了偷走钱的窃贼   如果以这种简单的判断,我们是否也可以说,官员需要为整个社会的腐败负责,医生这一职业,需要为那此盛行的红包潜规则负责。因为确实有很多官员,贪赃枉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有些医生医德◣败坏Ы,让某些局部的医患关系加剧。把个案粗暴地Π变成普遍,把局部鲁莽扩展到整体,最终整个逻辑就荒腔走板。

  更重要的是,这种简单粗暴的有罪推定,透露出的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职业歧视, “士农工商”这一中国传统的价值排序,在很多中ⓞ国人心目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这一农业时代的价值观里面只祟拜权力以及最辛苦的体力劳动,而对不事生产的交换和文化娱乐抱着极大的轻视甚至是忽视。曾委员一句话里其实流淌着“下九流”这一陈腐看法的流毒。   但实际上,这只是物质极大匮乏时代的偏见。在这个物质相对充裕的时代,像第三产业在整个经济活动中比重增加一样,对于精神文化生活产品的渴求,从来没有像在这¨个时代这么强烈过。   文化娱乐产业是整个时代价值观、审美的最大传播者,它们是整个生活方式和梦想的定义者,甚至是推动消费升级的发动机。作为这一产业中的最重要一环——明▲星,居然被这位委员如此轻易地忽视,自然与他陈旧的思维方式有关。   在这篇流传甚广的新闻中,还提到明星给青年少的另一个不好的示范:不需要太高的文化知识水平,就可以获得高收入。   这里面也存在着一种极大的误区或者偏见,似乎认为明星是没有门槛的。明星的门槛并不来源于所谓的数理化成绩,甚至不是容╥貌身材,而来自于一种更玄却又确实的东西:观众缘。这种东西,让观众能对这个明星产生好感,产生情感联系。这个东西从某种程度,就是老天爷赏饭吃,你站在镜头前面能否发光,一试便知。像周迅,扔在哪儿,都是个吸引注意力的强力焦点。有人说明星都是捧出来的,但我们也知道很多宇宙级的失败史诗案例,她们被传说中的干爹等各种权贵生捧,钱、资源、容貌样样不缺,最终却成了证明观众缘这种东西存在的强力证据。   周迅,就属于那种站在那儿就有戏的明星   周迅,就属于︵那种站在∪那儿就有戏的明星 〒   从这个角度来说,明星是人类中近乎钻石的存在,他们的稀缺性不在于他们有多少知识文化谋略,而在于他们能极大程⿰度激发观众的幻想承载他们希望的能量。人们是在为他们极高的天赋付费,没有天赋的普通人,则靠努力吃饭,这是这个世界原生的不公平,也κ是З它美丽的地方,抹掉这种差距,则是与自然规律做对。   还是回到明星的高片酬问题,这其ǐ实更多≈的是个利≌益分配问题。   在内部,它是产业各个部分怎么合适的评价自己作用的问题。这其中,既需要从业者特别是高层具有更高的专业能力,能判断各个工作所能起到的真实作用,而不会产生懒惰的明星万能论。像一些电影就证明了明星未必是票房→的唯一保证,比如《芳华》比如《摔跤吧爸爸》就没有那种走红的流量明星,它们是靠它们的内容获得观众∩。这种尝试会慢慢破除明星崇拜,这种多样化也许能缓解۩明星价格的上涨。   ۞۞ 而另一点,还在于整个影视产业中制衡的缺乏,强势者如明星如资方永远占谈判的主导┓权,而弱势的编剧还有更小︱︳的技术工种却因力量对比过于悬殊而永远处于下风,这时推动像类似于美国的各种行业工会的成立,╟让弱势者团结起来有更强大的代理人¤,或许是让利益К分配更为合理的一种方式。   在外部,则是高│┃收入人群与低收入人群之间过大差距如何平衡的问题。这里面的难处在于,如何让弱小者获得救助,又不至于让他们因为Σ衣食无忧而丧失进取心,同时又要让富有者既承担自我的责任,又不至于因为负担过重而丧失扩张事业的动力,因为他们才是这【个社会财富增长的主要发动机和驱动力。   这也是这位政协委员提案最致命的地方,这明明是个技术性问题,他却能自然地把它变成一个道德问题。这样他就成功地将现代文明社会的重要产物之一——明星,变*成了一个类似烟草式的行业,一个实际有害于社会却又不得不存在的行业。   这时,因为收入过高,而应当承担更多的公民和社会责任的收税,变成了他们ㄨ要为自己行为造成的恶果赎罪的惩罚性收税。这既打击他们的人格,也打击他们创造价值的能动性。   我们需要对很多事物有批判,但最不缺乏甚至过剩的是ρ道德性批判。   专业性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泛道德化地去谈论它 ↂ   专业性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泛道德化地去谈论它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и  ๑    
上一篇: 零绯闻明星韩雪:女人有话说仙女般的素面朝天
下一篇: 我县组织收听收看全国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